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以古為鏡 鑒往知來——張養浩《山坡羊·潼關懷古》賞析

2008-08-27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望西都,意躊躕,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懷古的作品如果只是發思古之幽情,那就沒有什么價值了。懷古是為了鑒往知來,以古為鏡,以知興亡,從中發現歷史發展的規律。張養浩身臨潼關古道,遙想當年秦漢兩個封建王朝興起時,當權者讓老百姓為他們建造華麗的宮殿。一旦王朝滅亡,這些宮殿頃刻之間化為焦土。因此,作者痛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在封建時代老百姓什么時候都是處在社會苦難的底層。應當說這一懷古曲的主題是相當深刻的,從中流露出作者對在苦難中掙扎的勞苦大眾的深切同情和對歷代統治者的譴責。
“山坡羊”一作“山坡里羊”,又名“蘇武持節”。它的句式頗多變化,最常見的是四四七、三三、一三,共十一句。這支小令第七句中的“了”是襯字。
張養浩(1270~1329),字希孟,號山莊,山東濟南人,曾任翰林學士、監察御史、禮部尚書等職。他為官端正,后辭官歸隱。晚年適逢關中大旱,天歷二年(1329)被征為陜西行臺中丞,在賑災時寫了這首散曲小令。張養浩用“山坡羊”的曲調,寫了九支懷古的小令,都是借古人的酒杯,澆自己的塊壘。由于他在宦海的折騰中“把功名富貴都參破”,這些懷古的曲中,大都流露了“一死生,齊榮辱”的虛無主義思想。如《驪山懷古》的“贏,都做了土;輸,都做了土”,《洛陽懷古》的“功,也不長;名,也不長”。《北部山懷古》的“便是君,也喚不應;便是臣,也喚不應”,就是把勝負之數,功名之分,生死之際,看成無差別的,反正都要同歸于盡。只有這支世代流傳的《潼關懷古》,以古為鏡,鑒往知來。以深邃的歷史眼光,揭示出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即不管封建王朝如何更迭,在他們爭城奪地的戰爭中蒙受災難的,還是那些無辜的老百姓。它象一支高燒的紅燭,照亮了人們的眼睛,認識到象征封建政權的“宮闕”的興建,是無數老百姓的白骨壘起來的;它的倒塌,也有無數老百姓的白骨做了它的殉葬品。這怎么能象陳草庵那樣對世事采取冷漠的態度,“興,也任他;亡,也任他”(《山坡羊·嘆世》)呢?又怎么能象趙善慶那樣對世事采取旁觀的態度,“興,多見些;亡,多說些”(《山坡羊·燕子》)呢?這支小令所折射的思想光輝,比起唐代詩人曹松的“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已亥歲二首之一》),還要深刻,還要沉郁!因為曹詩看到的是一樣的成敗,而張曲慨嘆的是一代的興亡。
作者以擬人手法寫景,把山河都賦予人的性靈,山峰如像有意凝聚成的,河水好似正在發怒。這樣為表現下面天怒人怨的潼關路上的景象,作了生動形象的鋪墊。陶宗儀《輟耕錄》引大曲家喬吉的話說:“作樂府亦有法,曰鳳興、豬肚、豹尾是也。大抵起要美麗,中要浩蕩,結要響亮。”這支小令的結尾是響亮的,其力度和深度是元曲中很少見的。
《潼關懷古》這支小令結尾恰到好處,把潼關的形勝和潼關的歷史巧妙地結合起來,寓情于景,因景生情,以形勝的不變,襯托歷史的多變;以潼關作歷史的見證,揭示出封建統治階級的爭奪給人民帶來巨大的災難。它用一個“聚”字和“怒”字,把重巖迭嶂的險要華山,波涌浪翻的壯闊黃河勾勒了出來,并象著鹽于水似的化用了《左傳》僖公28年晉子犯的“表里山河,必無客也”的話,把“外河內山”的軍事要地潼關,形象地展現在人們的眼底。起得美麗,起得突兀,引人入勝,符合喬吉所說的“鳳頭”。然后從這里生發開去,把讀者的眼光吸引到歷史的長河。西都,指的是長安,是秦漢建都之地,秦的阿房,漢的末央,都是規模宏大,彌山蹤谷,而今寸瓦尺磚,蕩然無存,詩人面對如聚的峰巒,如怒的波濤,遙想秦漢的故都,瑰麗的宮闕,自然要浮想聯翩,發出吊古傷今的感慨。這就拓寬了畫面,擴大了視野,引起了讀者的豐富聯想,也就成了“中要浩蕩”的“豬肚”,從而使之具有強大的藝術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