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爐長的第一次春晚

2015-02-18

兔子的尾巴長不了,這不,冬至一過,龍年的春節像長江后浪追前浪,頭也不回就逼到了眼前。

臘月初三,依舊見不到太陽,雖然一直沒有下雪,但從國慶節過后的干冷氣候持續到現在,著實讓人感到清寒。甭管是寒冬還是暖冬,這么長的時間見不到陽光,爐長心里隱隱地有一股說不出的壓抑和躁動不安。今天高爐不是很順,第一爐出鐵口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捅開,接下來泥炮的炮頭又堵了,讓爐長心煩。煉了一生的鐵,在爐臺站了三十年,今年就是感覺到特別別扭,這個冬天就是感覺到特別的冷。你說這么大的爐子,幾項關鍵指標都排在行業前幾,怎么就賺不到錢呢?這個帳不算便罷,一算就慪氣。

濕透了的內衣冰涼涼地粘在肉上。爐長一大杯水還沒有咕完,他所在的1#高爐車間領導來電話,讓他馬上去辦公室。

從高爐下來,爐長連打了幾個寒顫。車間辦公室的門虛掩著,聽到腳步聲,黨支部牛書記連忙開門迎候爐長。牛書記把煙蒂按在煙缸里,說年底大家都忙,就不拐彎了,交給爐長一個任務,讓爐長在煉鐵廠的春節聯歡會上表演一個節目。牛書記再三強調這是和車間主任一起定的,他還反復叮囑要原創。

爐長年過半百,無論是學生時代還是參加工作這30年,上臺的次數倒是不少,但從來沒有表演過節目;即便是平時讓他發個言或在大眾場合講幾句話,他都結結巴巴的,沒有一次不臉紅。他本想推脫,見牛書記說得很嚴肅很認真,心想肯定是推不掉了,就勉強答應了下來。

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年,準備什么節目呢?爐長火急火急地回到家里。先前下班的女兒問今天怎么回這早,爐長一邊摘手套一邊朝女兒做個鬼臉。“我要上春晚!”“什么!你要上春晚?”女兒先是一驚,接著撲哧一笑,說什么歲數了不怕丟人現眼的。父女倆你來我往幾個回合后,女兒一本正經地告訴當爐長的父親什么是原創,爐長這才明白原創是要自編自演的。

對從不喜好唱歌跳舞的爐長來說,得知“原創”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后悔了。作為生產骨干,每年邀請觀看廠里舉辦的春晚,記得這三十年他總是帶頭鼓掌,憋足氣打口哨,圖的是個熱鬧。就算是自娛自樂吧,紅紅火火的大家玩得高興玩得開心,總是讓人對來年充滿期待。三十年彈指一揮間,爐長對春晚的節目幾乎沒有什么映象,一直以為表演節目是件輕而易舉的事,這回輪到自己確犯難了。

廠里經營情況不算好,從10月份開始控制了生產節奏,5座高爐2座休風,產量只有正常月份的百分之六十。爐長雖然講不清楚眼下鋼鐵行業糟糕的處境,但他心里明白,這不就像女人生孩子陡遇難產,前景實在不可預料。生產節奏慢了下來,爐長有些時間琢磨節目的事。頭一個星期,他吃不好睡不好,滿腦子想的都是節目。原創什么呢?講一段笑話?編一個故事?他自認骨子里沒有幽默細胞;唱首歌又如何?他搜索枯腸才翻出了“戴花要戴大紅花”,可女兒嘲笑他老土,什么年代了還戴花?現在是“披金戴銀”的時代了,更何況你那破嗓子除了爐前工聽慣了還算順耳,女兒叫他千萬莫動唱歌之心。

陽歷年的最后一天,從不看晚會的爐長突然神差鬼使地在湖北衛視的跨年晚會上找到了救命草。既然唱歌不行,跳舞不會,編一段湖北慢板發牢騷總可以吧。即將過去的這一年,自己的爐子不管是產量質量還是消耗,都位列五座高爐之首,可還不照樣是被批被考;雖然榮譽給你了,但思來想去總覺得這勞模的成色不足,日子再難,人家多少賺點錢,自己這叫什么?一個虧字連稀飯都沒有喝的,不能不說窩囊。可話又說回來,要不是下半年自己任性堅決搞橫班承包,實行多做多得,恐怕早就沒有褲子穿了。話是這么講,到頭來還不是一樣的虧?因為搞承包,一些平時不怎么出力的職工拿不到錢找到廠領導扯皮,領導婉轉地批評了爐長,說穩定壓倒一切。爐長自然不服,咱煉鐵廠3座高爐指標全國倒數,唯有1#高爐幾項硬指標進前三,想做事能做事的大多數職工愿意承包,多做多得,產量質量上去了,消耗下來了,職工的工作熱情漲起來了,這難道錯了?爐長心里頭的疙瘩一直解不開,何不借春晚發頓牢騷?想到這里,他來神了,喊老伴端出一盤花生米,一個人咪起小酒來。

新年的跨年晚會不知道什么時候結束的,等爐長睜開眼睛,已是凌晨2點。被子的一頭抐在地上,他翻身從沙發上站起來感覺到暈暈沉沉的。

湖北慢板的套路是“五、五、七、五”,多一字或少一字爐長總是押不準節奏。吃飯的時候,他一邊用筷子敲著桌子,一邊依依呀呀地搖頭晃腦,這段時間老伴煩他像個神經病,不時把爐長數落一番。這些年屋里屋外爐長是四手不添腔,一天到晚心里面只有高爐,還說高爐離不開他。老伴說這年頭離開了誰地球照轉,就你這死老犟,從十八歲做到五十,從爐前工干到爐長,按說也該退下來了,就是舍不得,擋了后生的路不說,硬要弄個越老越不值錢;何不見好就收,總有一天非要人家把你攆下來那才沒意思。

爐長笑瞇瞇地和老伴擠了擠對眼,咪了一口酒,筷子一敲,張口就來了:喝了娘的酒,熱血涌心頭;站在爐臺頌黨恩,熱淚心里流。三十個年頭,勇立在潮頭;兢兢業業干革命,鋼花伴鐵流。產量奪第一,質量是一流;敢為人先挑大梁,舍己作黃牛。突遇寒流到,不屈不低頭;降本增效搞承包,唯我大犟頭。多做你多得,不做你莫牛;獎勤罰懶真刀子,怕禍莫伸頭人人要擔當,莫作龜縮頭;風波浪里把好舵,光明在前頭

從臘月初九到二十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爐長酒沒少喝,覺沒多睡,罵沒少挨;但不管怎么說,原創節目基本上成型了。車間領導幾次拉他試演,爐長堅持不可,說到時候會給大家一個驚喜。

臘月二十三,廠工會干事通知準備小年彩排,爐長晚上又從頭到尾整了好幾遍,很是興奮,結果一個晚上沒有瞇眼,癡癡地望著天花板,腦海里一片空白。

第二天小年,晚上,爐長滴酒未沾,畢竟第一次上春晚,怕喝酒誤事。三把五瀉地吃完飯,爐長把準備大年初一穿的新呢子大衣換上身,老伴拉扯著不讓穿,再怎么說,他就是不脫。一身黑呢子大衣把爐長的衣架和風度抬了起來。剛走進廠五樓大會議室,參加彩排的幾十人一下子圍了上來,沒有不夸爐長這一身穿著帥氣的。七點鐘人差不多到齊了,廠工會主席走到臺前示意大家靜下來。他先感謝大家這一個月的辛勤排練,群策群力動了很多腦筋想了很多辦法;還特別表揚了爐長,說他頭一回上臺,像上高爐一樣把事當事做,年輕的同志要向老同志學習,爐長聽著不覺耳根都在發燒。主席說了一大些感激的話后,話題突然一轉,臉色陰沉下來;說公司目前效益不好,日子難過,講了一大通行業狀況和公司生產經營形勢,最后說,接上面指示,今年所有二級單位的春節聯歡一律不準搞。話音未落,會議室的空氣立馬凝固了,在場的五六十人你望著我,我看著你,全場啞然。

沒有了剛才來的時候的熱鬧喧嘩,大家各自收好服裝道具黯然離開,三五一群地消失在黑暗中。

一直沒有下雪,但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長。走出會議室,爐長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有些發抖。他試著搜索自己的原創節目的開頭幾句,但腦子里筑得滿滿的,沒有一處通竅。一路踉蹌,到家的時候手腳都凍得沒有知覺了。

老伴把爐長迎進屋里,笑呵呵地問爐長彩排的時候有沒有忘詞、大家鼓掌吧、領導認可吧,七銅八鐵地問過不停。見爐長傻傻地靠在沙發上一言不發,老伴伸手去摸爐長的頭,被爐長重重地把手甩開,好久,爐長才憋出一句話:春晚完了。

爐長早早地上了床,渾身酸軟又說不出到底哪不舒服。睡意迷蒙,耳邊隱隱約約地響起了湖北慢板的節奏聲:五五七五人人要擔當,莫作龜縮頭;風波浪里把好舵,光明在前頭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大年三十的晚上,車間領導破天荒地讓爐長在家陪陪家人,說也該讓年輕人沖上前了。第一次和家人在一起過年,家里和爐臺一樣暖和,可能是晚上多潤了兩口,爐長坐在沙發上昏昏欲睡,零星的鞭炮聲不時把他驚醒。第一次陪家人看春晚,除了開始看的熱熱鬧鬧,到后面他什么也沒有看見。直到新年的鐘聲敲響,他才回過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臉上掛著兩滴淚珠。

盡管生產節奏放慢了下來,但春節仍然不休,只是比往年輕松了許多。爐長習慣了每天一來上高爐看看,交代一下。正月十四一大早,他工作服還沒有換好,廠長電話說有事在辦公室等他,爐長琢磨是不是調他去承包即將投產的新高爐,年前就有人開過玩笑。到了廠長辦公室,廠長沏了一杯茶雙手遞到爐長的手上,在簡單地問過春節期間1#高爐的生產情況后,廠長說經過班子慎重研究,從明天開始你這頭老牛退崗當顧問,也該休息休息了,要不年輕人總挑不起擔子。

廠長肯定了爐長這三十年來的勞苦功高,還告訴爐長今年廠里準備進行怎么樣怎么樣的生產經營市場化運作。末了,廠長問爐長有什么要求,爐長連忙起身,伸出一雙長滿老繭的手,走上前緊緊揣著廠長的手不停地抖動,攢勁地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明年、明年讓我上春晚。

888手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