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追蹤飛鳥

2013-07-10

○若 云

盛夏的晚霞,把西天紅遍,也給整個濱江公園著上了一襲紅紗。孫權廣場處,消暑納涼的人們一溜排兒憑欄遠眺,看江濤滾滾,船舸竟流,觀紅霞滿天,小鳥飛翔。一歲多的外孫也跟我們一起指著飛鳥嚷嚷:“鳥鳥,飛飛。”只見兩只像幼兒拳頭般圓滾滾肉嘟嘟的鳥兒,一前一后從景觀樹叢中騰空而起,披一身霞光,駕一抹江風,挺有節奏感地開合著雙翅,在長江的上空你追我趕,翻飛嬉戲。我放開視線追蹤飛鳥,直到它們幾輪盤旋后疾馳而去,消失在大江遠處。

外孫舞著小手頻頻直指飛鳥的可愛樣子使我忍俊不禁,從牙牙學語跚跚學步起,我們不都是這樣在長輩的指點下仰望天空,識藍天白云,辨日月星辰,看飛機行空,觀風箏展翼,望飛鳥翱翔……只是相比較而言,兒時的我們比外孫看飛鳥要多得多呀!春暖花開日,我們追隨一群群蝴蝶嬉戲于萬綠叢中,棲息于百花之間。秋空萬里凈之際,我們仰望“雁點青天”,忽而排成“一”字,忽而排成“人”字。艷陽高照時,我曾經親眼看到一只盤旋云空的雄鷹一個猛扎俯沖至禾場中,一口咬住一只老母雞后,返身直沖云霄。夜幕低垂時分,我曾經常常與夜出覓食的蝙蝠玩貓捉老鼠游戲,一旦它們飛進家中我就窮追不舍:“鹽老鼠(家鄉對蝙蝠的俗稱),偷鹽吃。”為最終把它們趕出房屋而洋洋得意不已。為了掙幾個工分,我曾經天天巡邏在村子四周的壕溝外,趕雞驅鴨不允許它們越壕溝一步,當看到幾只麻雀從茅屋檐下振翅起飛,如一支支離弦之箭掠過村口的老槐樹梢,撲棱棱地拍打著翅膀飛向曠闊的田野時,我便揮舞著長長的竹竿追過去撒野,把“麻雀麻雀溜溜滾,落到坎下栽斷頸”的兒歌淹沒在金黃的麥浪中,融于彌漫的稻香里。

成人后,飛鳥漸漸淡出了我的視線,重新青睞飛鳥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葉,我這個“文革”期間的初中生,因準備參加成人高考“惡補”中學課程而累得頭暈目眩。遵醫囑“多看飛鳥,保護視力,治療頸椎病”,我常常佇立洋瀾湖畔,看春風吹皺了一湖碧水,撫綠了湖畔的楊柳;看洋瀾湖儼然一架老式的照相機,攝取藍天白云紅霞、高樓細柳游人,給我們留下了大自然的豐富色彩;追蹤百鳥在天地間倏來倏往,于云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終于順利地通過了成人高考。自此,在我匆匆趕路或者悠悠散步的人生之旅中,無處不烙下了我追蹤飛鳥的印跡。職工大學畢業后從事文秘工作,那案頭的文字堆積成山,壓得人整天喘不過氣來。每天晨練,或在長江之濱,或在鳳凰廣場,或在市區一隅,我總要仰望天空,打開視線全方位搜索那成群結隊放飛的鴿子倩影,看它們迎著朝陽,披了霞光沖天而起,呼嘯在藍天白云之間,新一天的伏案工作就這樣從鴿子的羽翼下展開了……

“鳥鳥,飛飛。”外孫繼續指著樹叢嚷嚷。想必已經到了百鳥歸林時分吧,我們只聽到枝頭葉間“嘰嘰、啾啾、囀囀”之聲不絕入耳,但看不到鳥的棲蹤,更不見鳥的飛影了。然而,“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永遠是我們強健身體、放飛自己的風景畫。在急功近利甚囂塵上的今天,我們不妨于奔波忙碌中稍稍停下腳步,靜下心來看一看鳥翔云空的風景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