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桂子花開

2012-09-28

才入秋,“白露”一過,就有桂花的香。那日在西山練完太極拳,拳友說:“好香啊,不會是桂花開了吧?”我的太極拳老師說:“是的呢,山坡頂上的桂花樹總是最先開。”她70多歲,花白頭發。我的老師扭著秧歌,循著花香而去,邊扭邊唱:“桂花生在桂石崖哎,桂花要等貴人來耶,桂花要等貴客到,貴客來到花才開耶,哎……哎……”

尋常日子里讓人留戀的,原來,都是這些小歡喜啊,它們在我們的生命里,唱著歌,跳著舞,讓人戀戀不舍。就如這入秋的桂子花開。

未到“秋分”,不經意間,像相約好了的,山坡上一樹一樹的桂花開放了。晨練的人們每天從旁邊經過,這些桂花樹既不高大,也不蓊郁,姿色平常得很,平日不以為意。忽然一日喜相逢,因了這沁人的幽香,每個人滿心歡喜地抬頭仰望。如此細小的花可以開在龐大的樹上,樹葉綠得深沉,桂花乳白,有的淡黃色。乳白的花配上深深的綠,自然給人另一種美態,那就是一種穩重之美,端莊之美,素雅之美。

“真香啊!”聞香的人不知道用什么詞來形容,尋常百姓,最平實的言語表達的是最真摯的情懷。這香,這甜,彌漫到了每個角落,浸潤了我們的身心,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多么美妙的感覺。舒暢的不僅僅是我們的身體,還有我們的靈魂啊。

最早對桂花的相知還只是在書本上,因它是古代典籍中頻繁登場的名花。唐代詩人王維寫道:“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樸素淡雅,并無濃妝艷抹的粉飾。宋代才女李清照對桂花更是偏愛,稱作“自是花中第一流”。清人李漁在《閑情偶記》中說:“秋花之香者,莫能如桂,樹乃月中之樹,香亦天上之香也。”這與我較之喜歡的宋之間所寫“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飄”,意境相似。好一個“天香云外飄”,也許世間美好的事情,總是短暫的一瞬,恰如桂花,總是開落匆匆。

想起早些年讀《紅樓夢》,里面多處有對中秋桂花相關的描寫。其中一段:“這里賈母仍帶眾人賞了一回桂花,又入席換暖酒來。正說著閑話,猛不防只聽那壁廂桂花樹下,嗚嗚咽咽,悠悠揚揚,吹出笛聲來。趁著這明月清風,天空地凈,真令人煩心頓解,萬慮齊除,都肅然危坐,默默相賞。”這樣的景致,怎不讓人無限神往。

秋雨過后,桂花沒有先前的飽滿。樹下,滿是灑落的小黃粒。多可惜啊,我想起那香甜的桂花糖。和我練太極拳的王姐說:“可以打桂花啊。”王姐信佛,真誠友善,我敬重她。經她這么一說,我有了“打桂花”的底氣。

我們在桂花樹下鋪上寬大的塑料布,王姐舉著長長的竹桿,輕輕地拍拍樹枝。如雪花般,桂花紛紛揚揚輕輕飄落。秋日的余輝灑向王姐淡定從容的面容,周遭如此平和寧靜,只覺歲月靜好。花開是有情,花落是無意。這個珍貴的世間,你來,在這里;你去,還是在這里。唯有走過,才能從容自在,才能體味夢幻泡影的空無玄機。

我將桂花洗凈后攤薄陰干,一層白糖一層桂花腌制于玻璃瓶里。這個秋天,何止是一個秋天,桂花將永久香甜在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