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老家尤家屯紀事

2012-09-28

故鄉!東北人叫“老家”,這樣的出生之地,是令人終生難忘和深深眷戀的故土。

我的故鄉,村名叫尤家屯,距原來的吉林省會吉林市東有一百多里,是一個有五、六百戶人家的大集鎮。三面環山,是丘陵地帶中間的一塊平原之地,良田千頃,土地肥沃,物產豐富。

村南有一條清澈、潺潺的小河。村東北面還有一處延續十幾里長的“草甸子”(現在叫濕地),有成群野雞、野鴨及各種小鳥棲憩、繁衍!村中有一條官道(現在叫公路),官道兩邊叫街南、街北,商業店鋪,日雜百貨一應俱全。

集鎮生意興隆,一到集日,方圓數十里的鄉民帶著各種山貨來此趕集。比如“關東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主要產自吉林。那時候集市更是熱鬧異常,人馬車流,來來往往,潮涌不息!

村民友善相處,民風淳樸,互助互濟已成風氣。還有一條自古延續下來的風俗:外地人路過,因饑餓可在包谷地頭,撿點干柴生火烤包谷吃,農戶看到也不責問。

就是這樣一處繁華,又充滿田野風光的古村鎮,在九·一八事變后,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占領了東三省,建立了偽滿洲國,淪陷為日本的殖民地,從此我也就成為一名小“亡國奴”。

日本侵略統治后,在村里先后設立了“維持會”、“村公所”、“警察所”,實施了全方位的嚴厲統治與控制。

任何談論不滿日偽統治的話,即為“國事犯”,就被判刑,重者殺頭;中國人不準吃大米,吃大米則判為“經濟犯”。

苛捐雜稅,更是名目繁多……就連學校的孩子也不能幸免。每年秋季開學每個學生都要交曬干的一種馬喜歡吃的野生細草,需割二、三百斤才能曬十斤干草,為此全家老小齊出動,才能湊成此數,反之不準報名上學。

還不時有皇協軍下鄉巡邏、入戶吃飯,除殺雞宰鴨之外,還要專吃“粳米、白面”。那時中國農戶都種植高梁、包谷、小麥,少有“粳米”(早稻子),反之即遭打罵,故民間流傳有“打粳米罵白面”之說。

從那以后村民就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淳樸和諧的村鎮,被沉重、陰森、凄慘、恐怖的氣氛籠罩,經常可以看到大人們的愁眉苦臉,聽到長吁短嘆之聲。村民之間的交往也不如往昔那樣隨和,而變得寡言少語,均有戒備心理,也淡化了歡聲笑語。對孩子則更是閉口不談國事,怕孩子口風不嚴,唯恐被漢奸密探得知告密,那可能會給一家人帶來滅門之禍。所以,從我記事起就不知道自己是中國人,更不知道中國在哪里!只認為自己是滿洲國人,現在回想起來是多么令人悲憤、可怕!日本鬼子的手段是多么兇狠毒辣!

村民漢人居多,高麗人(朝鮮族)占四分之一。那時高麗人,背地里中國人都叫他們為“二鬼子”。他們的身份也比中國人要高一等。他們可以吃大米,而不受罰。但由于漢人占多數,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欺壓,故尚能和平共處。

村里有兩所小學,村西頭為高麗學校,村東頭為漢族學校,互相之間很少交往。

學校開設的課,主課是國文(漢語)、日語,其內容幾乎全是歌頌“日滿親善”、“大東亞共存光榮”、“日本是大和民族”、“天照大種之國”、“關東軍為保衛滿洲國而進行圣戰”等等,進行奴化教育。

而且還編造一篇課文說:滿洲國的皇帝(溥儀)是從長白山天池下凡的神龍天子,名號叫“布庫里允順”(我現在也不知道是啥名堂)。

每天早晨全校師生都要集合站立在操場上,升滿洲國紅、藍、白、黑、黃國旗及日本國旗,然后由教導主任去專門的一個房間里取“詔書”。他用雙手捧出蒙著黃綢子的木盒子,慢慢走到講臺上,畢恭畢敬地送給早已在講臺上等候的校長手里。然后由校長打開木盒,取出白手套戴好,再拿出“詔書”,這時全校師生由體育老師發出“敬默”口令,均得低頭,校長才開始宣讀:“奉天承運,皇帝昭曰,大滿洲帝國,朕自登基以來……”全場雅雀無聲,宣讀完之后,再由教導主任把“詔書”盒子送還原處。天天如此,這也是一種奴化教育的方式。

記得在讀二年級時,大概在六、七月份,學校來了五六名穿白大褂的人。校長、老師叫我們一、二年級的男學生全部在教室里,脫光衣褲,打赤條,說是檢查身體“防疫”,先量身高、體重,然后用噴霧器噴出一種刺鼻的白色水霧,每個人頓感渾身冰涼打顫,這極可能也是日本人在用孩子們的身體搞試驗。回家后告之大人,都提心吊膽,幸好沒發生異常病狀。

日本人也培訓了不少漢奸教師。我們學校中最為明顯的就是教日語的一個姓初的女老師,是偽滿洲國高畢業的,她對學生極為嚴厲,不能讀通日語課文的,不是罰站,就是木條尺打手板,還有那個體育老師動不動就對學生拳打腳踢。學生都對她恨之入骨。在一九四五年解放前被畢業班的學生在野地里暴打了一頓,成重傷,不能到學校任課,學生們得知后無不拍手稱快。

就在我讀五年級時,學校來了位叫姜維棋的老師,他教國文。上課時他只教單詞、生字,從不講解課文內容,反而教我們唐詩、宋詞。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岳飛的《滿江紅》,我當堂就背記下來。那時講這內容是極為危險的,他之所以如此,就是為了啟迪中國孩子的心靈。解放后我參加革命,經分析他極可能是一位反滿抗日的地下革命志士!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東北解放,我們結束了屈辱與苦難。村里鄉民莫不欣喜若狂,紛紛上街,敲鑼打鼓,歡慶勝利!我才得知自己是中國人,中國才是我的祖國!

一九四八年七月,我參加了四野解放軍,那年我十五歲,十七歲就入了黨,而今已過去將近七十年了。在毛澤東思想和黨的培育、教育下,我深深懂得: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軟弱則被他人侵略欺辱。

中國解放后,特別是經過改革開放,祖國已空前強大,以巨人之勢雄居亞洲。

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中華民族任人宰割、欺辱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正如一位將軍說的:“誰膽敢對中國戰爭,必將付出極高的代價!中國的國土一寸也不能讓!”

也正如一首解放軍歌中所唱的:“誰敢發動戰爭,堅決打他不留情!”

這就是全中國人民的鋼鐵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