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細姥

2011-09-16

細姥要走了,睜著一雙略顯混沌的眼睛,四處搜尋著,當目光轉移到我父親時,父親明白了什么,貼著她的耳朵小聲地說了句:“龍兒正在路上,馬上就能到家。”
  細姥走了,眼睛卻沒能閉上。父親含著淚,輕輕地撫上細姥的眼睛……
  細姥,我可親的細姥,我可憐的細姥,在五十歲生日的前一天,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我們,離開了這個愛的世界。
  每每想起細姥臨終前未能閉上的眼睛,我愧疚不已,自責不已。父親也曾責怪我,說再忙也該早一點回來見見最疼愛你的細姥。我知道父親是不想讓我生活在遺憾的陰影中,畢竟我是最愛細姥的,與細姥有著母子般的親情。
  細姥,其實是我的小姑,在我們那里,習慣把姑姑叫作姥姥。我父親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也就是我有一個大姥,一個細姥。父親和大姥是一個爹娘生的,而細姥與父親則是同父異母的兄妹。由于祖父祖母死得早,父親與兩個姥姥依靠祖父在小城留下的一個小門面做點小生意,維持著簡單的生活。
  父親成家以后,大姥也出嫁了,而細姥因為還沒到出嫁年齡,便依然和我們生活在一起。
  一九六九年,由于響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號召,細姥隨著我一家五口下放到農村,開始了在廣闊的田野塑造一種全新的人生。
  的確,農村是一個鍛煉人、陶冶人的好地方,尤其是我們所在的鄉村。在我的記憶里,鄉村除了落后和貧窮,再也找不出其它的言語來表述。
  然而,我的細姥偏偏愛上了這片土地,愛上了這里的人。
  細姥出嫁了,嫁在了這個鄉村,一呆就是一輩子。
  細姥很能干,也很勤勞。雖然以前是城里人,但是她種田種地一學就會,村里人都夸她是種莊稼的一把好手,村里媳婦們的模范。
  那時候,我不知道細姥過得是否幸福,因為我還不知道幸福的真正內涵,不過,我知道一點,細姥的婆婆可不是個“善婆婆”。盡管細姥做得再好,她也總能有話說。
  細姥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小時候的長相與我十分相似,如果不是熟識的人,還真以為是親兄弟倆,或許因為這個緣故,細姥對我格外親切,也格外疼愛我。我有事無事的時候總往細姥家跑,目的是能混上點吃的東西,細姥的婆婆是接生婆嘛,接生回家總能帶上點好吃的東西。
  一九七九年,一股返城的風潮刮遍了大江南北,我們家也毫無例外地從鄉村回到城里。由于細姥舍不得一對兒女,無論我父親怎么勸說,她堅持留在了鄉里。無奈之下,父親只得讓細姥一家搬進我家原來的房子,與其婆婆和小叔子分開住,說這樣可能會少點摩擦。
  我家回城的當年,我在當地讀初二,為了不讓我受到環境的影響,父親讓我把初中讀完再回城,我也舍不得離開細姥,就滿口答應下來。父親還特意交待我,平時都在學校吃和睡,不許上細姥家添麻煩。
  不知是我沒聽進父親的話,還是細姥親情味太重,細姥讓我吃住在她家。不過,考慮到常年的吃住會給細姥添負擔,最后決定每天只在細姥家睡覺。
  細姥說,只要能每天看到我,心里就覺得踏實,生活就有點念想,我懂細姥的意思,也能感受到細姥內心那脆弱的一面。
  在細姥家居住的日子,我除了感受到一種母愛的溫暖,更感受到一種別樣的親情和溫情。
  記得有一天晚上,同村的幾個同學因各種原因晚上沒人回家,也因此沒人與我作伴返回細姥家。無奈之下,我只好跑到宿舍與一個同學擠一擠,誰知我剛一入睡,就聽見細姥那熟悉的聲音。細姥得知事情的原委,便準備返回,我忽然發現細姥的一只褲腿滿是濕泥,于是便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挽著細姥的手便走。我知道,細姥的眼睛向來不好,剛才肯定是踩到泥田里去了。細姥顯得很開心,并夸我長大了,能懂細姥的心思,也能體貼細姥了。
  兩年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我告別細姥回城讀書,雖然城里與鄉村確實有差別,但是我依然留戀鄉村的日子,那種簡單、樸實、純真的日子,總能勾起我無限美好的遐思,那種實實在在的真情和想念,總能讓我在思念中享受一份特別的愛和親情。
  離開鄉村的那一天,我看到細姥總是背著我偷偷地抹淚。我知道,我這一走,很可能有一段時間不能再看到細姥了,想到這,我也忍不住眼淚。細姥擁著我,囑咐我好好讀書,做個有出息的孩子。
  或許離開鄉村是個極大的錯誤,城里兩年的高中生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改變了什么,學習成績大不如前,我沒能如細姥所愿,讓郝家也出個大學生光宗耀祖。
  來鄂鋼讀技校的前兩天,細姥從鄉里趕到我家,一臉興奮地拉著我的手說:“龍兒,你總算考上了,雖然不是大學,但是起碼給了自己一個機會,你一定要努力學習。細姥沒什么給你的,這二百元錢是我的一點心意,你一定要記住,有時間就回來看看……”
  的確,有時間常回家看看。然而,我沒能做到這一點。七年,八年,我的家人總“調侃”我走路速度太慢,一、二百公里總要走上七、八年。
  父親平時也在電話中說,細姥身體本來就不好,再加上姑父移情別戀,身心遭受極大創傷的細姥,雖五十歲不到,但看上去遠非五十歲。父親要我有時間盡量回來看看細姥,因為細姥總念叨著龍兒……
  在近一年來的病痛折磨中,細姥終于拋下了一切情感糾結,離開了這個愛恨交織的世界,離開了這個痛徹心扉的世界。我可親的細姥,我可憐的細姥,甚至在臨走的那一刻,我這個讓她疼愛的龍兒也沒能看上最后一眼。
  細姥,龍兒回來了,您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我呢!
  龍兒回來了……
  又是一年的清明,我回到了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鄉村,來到細姥的墳前,我擺上細姥平時很少吃的水果點心,一聲一聲呼喚著,一遍一遍地訴說著……
  細姥,我愛您,你永遠在龍兒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