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仰望魯迅

2008-08-27

說實話,在25歲以前,我讀的文學書多半是一些世界名著,或散文類的書籍。接觸到魯迅先生的文字,也僅僅是教科書中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祝福》《阿Q正傳》《社戲》,還有一篇叫《論雷鋒塔的倒掉》,那時我真的是不了解先生文章中太深的含義。
先生若知道,他是憤怒還是悲哀?
待年齡漸長,沉靜心來再讀先生的文章,卻漸漸喜愛先生的真先生的怒,也漸漸懂得了一些道理。再讀先生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時,發現先生曾是調皮好動的孩子,也感覺到他深沉的緬懷中,能體會到一星半點兒的童趣。然而在那時,突然有一種感覺,是不是讀來越是幸福的文字,感覺越是沉重。先前以為人生中有什么事能比作大風大浪,豁達即可,隨緣就行。漸漸,卻漸漸地懂得,有些事情并非僅僅心底明白就足夠了,誰有足夠廣闊的胸襟,能容下天下的不幸,又有誰能有足夠的神經,可抵抗連接不斷的挫折。快樂會漸漸遠去,痛苦卻會深深沉入心底。
怒其不爭,哀其不幸,魯迅先生的一生都是痛苦的吧。
走在先生曾生活過的周家老臺門和先生誕生地周家新臺門,有先生孩提時代的樂園百草園,有先生少年時代讀書的三味書屋,有先生的墨跡“早”,站在先生栩栩如生的畫像前,仰望先生,心中溫習先生的作品,淡淡的哀傷浮上心頭。在先生的紀念館中,看見先生曾經的拿去的當票,體會那時先生的心境,再看先生的眼神中如何不是透著寂寞。我想(僅個人觀點,也許這種透過文字的觸摸是不真實的),先生,他并不想成為中華民族歷史上絢爛的一筆,他并不想一個人被稱做中華民族的脊梁,他只是與我們一樣,是追尋平凡幸福的人,但這一段亂世,這一段不能改寫的亂世,如同從紹興生活過走出去的“倜儻非常之人”(司馬遷語),春秋戰國時期的越王勾踐和他的謀臣文種、范蠡,東漢的思想家王充和學者嚴子陵,魏晉南北朝書法家王羲之和詩人謝靈運,南宋愛國詩人陸游,晚清革命志士陶成章、秋謹…………,在他們生活的時代,在他們正處的時候,在那南方的濃云密霧,小橋流水中蕩漾著行云流水般的大氣,寒風蕭蕭,撫劍悲吟,乃古越臥薪嘗膽、雪恥洗恨的英雄性情本色。他們或許曾是先生心靈的知己,先生又怎能呆在紹興?
在人情淡漠的現實中,在這些越地先哲和時賢的精神感召下,青年魯迅在18歲時毅然離家,去南京,東渡扶桑,進北京,去廈門講學,在顛沛流離、飄泊求索中,他以自己的聰明和睿智,選定了傾其一生為之奮斗一生至死不渝的信念-----憎恨和摧毀舊的世界,迎接和創造新的世界。先生以雄辯為武器彈藥,以握筆作為匕首投搶,傾其心血和生命,畢其聰明和智慧,為國家的生存而戰斗,為民族的生死而抗爭,為百姓的覺醒而呼號。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是先生處事做事的真實寫照。在祖國山河破碎的苦難年代,在腐朽的封建社會的泥濘中,他出污泥而不染,崢嶸獨秀,沒有奴顏和媚骨。先生一生矢志不渝地改革“國民性”,喚醒的是千千萬萬民眾,關注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民。巴金先生曾說過,我看得很清楚:在他(魯迅)寫作與生活是一致的;作家和作人是一致的;人品和文品是分不開的;他寫的全是講真話的書;他一生探索真理,追求進步,為真理為正義付出熱情付出生命。也只有先生才能寫下大氣磅礴的詩句,“靈臺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暗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在先生50歲時,他重新書寫了這首詩,即屈原說的“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身猶未悔”。先生始終愛憎分明,接觸到原則性的問題,他決不妥協。有些人同他接近,后來又離棄了他;一些“朋友”或“學生”,變成了他的仇敵。但是他始終不停腳步地向著真理前進。作家蕭軍在臨終的時候,別的可能都忘記了,但卻沒忘記先生,他說:“魯迅先生是我平生唯一鐘愛的人,一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鐘愛他。希望你們也能如此,他是中國真正的人!”
重讀先生的文章,《阿Q正傳》《傷逝》,翻開先生全集中的任一篇,都包含著人生的無常與現狀,燭微知著,真力彌滿,凝結著時代的風云。在寂寞中讀,在孤獨中讀,那些無不包含著人生的智慧與道理,時時為那種熟悉而又宏闊高昂的情感所感動,所指引,所淹沒,這能真正蕩滌卑俗,鑄造高尚;能真正使人心靈純凈,品質高貴。讀先生的文字,我深深懂得了一個道理:人活著,必須要有一個最起碼的姿態!當然先生喜歡立著并昂著頭。盡管這種人生姿態是所有人生姿態里最為難做的一種。但讀先生的文章能獲得人格與尊嚴的獨立與完整,作為一個真正的人,是應該擁有完整的人格與尊嚴的。
在魯迅先生故居前徜徉,想到毛澤東曾在1971年說過:魯迅是中國的第一個圣人。中國第一個圣人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我。我算賢人,是圣人的學生。
而先生,在1936年離開世界時,留下過這樣一句話:忘掉我!
我想得很多很多,思索得很深很深……
紹興,正因為有了魯迅,才使這稽山鏡水的越國古都重煥歷史名城的風姿,名揚天下。而我,正因為有了先生,使我能以一種仰望的姿勢,學著他的人生姿態,立著并昂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