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

2008-08-27

翻開《鄂鋼報》1979年度合訂本,由于時光的浸泡,滿紙泛黃。揭至8月3日第二版,我那篇通訊《創紀錄于高溫火線上的人們》映入眼簾。頓時,我感覺到大腦好像被鼠標點擊,腦信箱里飛出一連串當年的情景。
當年,我任一軋車間宣傳干事。7月11日那天,我夜班連早班地跟班勞動,現場追蹤班產紀錄,后來又整理了那篇通訊。文章突出描寫了工友揮灑汗水、戰高溫奪高產的感人事跡。其中有這樣一段文字構成了一個特寫鏡頭:背景,丙班職工以辛勤的汗水,刷新了乙班保持7年之久的班產紀錄;細節描寫,“你看,下班了,他們還不走,個個喜形于色,人人臉上掛滿了晶瑩的汗珠。這汗珠被爐火、紅鋼輝映,珍珠般地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在我的潛意識中,當年溶進通訊的汗珠被塵封了26年。今天隨著報紙的扇開,那汗珠透過文字被還原、被再現,依舊散發著當年油墨的芬芳。
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在我的血液中流淌了多少年,讓我追憶了多少年,引我眷戀了多少年,使我感悟了多少年。正是它,激勵我奮斗了多少年。
那晶瑩剔透的汗珠,凝聚了工友超越時空的意志力。當年一軋車間生產線是二、三十年代的生產工藝和裝備水平,機械化程度不高,自動化程度沒有,生產現場環境惡劣,高溫火烤,勞動強度大。一年四季,工友上班如同上戰場,汗水長流。特別是夏季,車間里面的高溫與大自然的酷暑,雙向夾擊,熾熱難耐,那長流不盡的汗水是唯一的見證。即便如此,工友們依然艱苦奮斗,創造了無數個優質高產紀錄。那時有一句響亮的口號:“寧可汗水漂起船,不讓國家計劃欠斤兩”。從汗珠到汗水,從汗水到汗流成河。盡管汗流成河是夸張的比喻,但就工友汗流之多、主人翁本質和力蓋山河的氣勢而言,并非夸張。當年一位工友在現場黑板報中寫道:“我們右手抱著泰山,左手推著黃山,踏遍險阻,汗灑黃河、長江,走向勝利,奔向太陽。”那首詩,凝煉了工友艱苦創業的氣概。那種氣概在高溫記錄里、在高產紀錄中得到了驗證,又以苦澀的汗珠作了鮮紅的印證。那時三百軋機西邊最艱苦,多數是黨員骨干在那里拉鋼。紅鋼在輥道里穿梭不息,烤得輥道延邊的平面鋼板滾燙發熱,赤手一摸就會被烙起一個泡。工友踏在鋼板上的工作鞋底被烙得吱吱作響,不時冒出一股焦臭味。遇上西風,加熱爐那邊撲滾過來的濃煙灰霧嗆得人眼難睜、口難張,窒息難受。工友戲稱,這里不用加熱,水卻是溫熱的,風是燥烈的,周邊墻壁是滾燙的。那環境可真算得上是煙霧的空間、熱的海洋、火的世界,但是誰也沒有退縮。工友揮灑的汗珠是與高溫對抗、與爐火對抗、與熱浪對抗、與煙熏對抗、與一切困難對抗的象征,那汗珠是與幾乎超出生命極限的惡劣環境對抗的杰作。那汗珠吸納了多少高溫熱量,凝聚了多少毅力能量,又滲透了工友多少心血,即便用現代高科技的理化分析手段,也未必能分解出它社會意義上的構成元素及其含量。那個時代,正是工友臉額上抹不盡的一串串汗珠,播下了一行行現代工業文明的種子。
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是他們心靈凈化的外在形態。當年一名班組宣傳員,以一位名叫海法的工友(大家都稱他是一軋的王鐵人)為原型,創作了一幅油畫,作為車間現場的宣傳畫。那時,海法是班里主動放棄輪休上義務班最多的一個。他曾經因病胃出血住院,病未痊愈就急著跑來上班。他年年被評為先進生產者或優秀共產黨員。那幅畫面反映一位工友在300軋機夾大鉗,集中描繪他面部額頭、臉頰上的一串串汗珠。整個畫面呈現紅彤彤的暖色調。尤其是他那炯炯有神的雙眼,透射出剛毅的目光,并與掛在眼簾上的汗珠折射的紅光交織在一起,成為工友心靈的透視。那汗珠是對勞動者的一種透徹而明亮的饋贈,是一種陽剛之美。那汗珠有一種無以言喻的氣勢鼓舞著我,讓我精神抖擻,促動我更深刻地領悟勞動、創業、奉獻這些神圣的概念。那汗珠是一個時代的亮點,是一個階級的縮影。
當年我以通訊報道描寫汗珠,另一位好友姓周,他以油畫贊美工友的汗珠,還有一位姓傅,他以詩歌吟頌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我們3人都是宣傳員。在品味工友那汗珠的過程中,我們自覺不自覺地以三種輿論、藝術方式,并以汗珠為聚焦,校正人生坐標,調整人格導向。那位姓傅的好友是加熱爐司爐工,在返火爐操作居多。每當打開爐門操作時,濃煙翻滾,烈焰騰空,火燒火燎,氣勢非凡。在他的右側身后,是每小時兩萬個立方米的軸流風扇對著他吹。他乘著人造烈風,鼓動著工裝,揮舞著鐵鍬,駕馭著爐火。火光給他臉上身上鍍了一層金箔似的色彩,恰似長風殘照的生動造型。為了體驗詩一般的勞作,為了捕捉詩的靈感,他長年融入這種氛圍,沒有怨言。如果說有那種情緒的話,那就是他恨不能以火鳳凰為伴、飲火長歌。那天,他干完一班活下來,也不往涼快地方去,就在離爐頭三、四米遠的地方,背靠墻根,席地而坐,滿臉的汗珠也顧不上抹。他從衣兜里掏出當時最廉價的香煙,含在嘴里,點燃后大口大口地吸起來。然后,他擰開一瓶汽水,一飲而盡。最后,他靜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地望著爐火沉思。由于勞動環境的影響,加之抽的香煙又太差,下班后他經常干咳,有時痰里帶血絲,弄得他無法安眠。盡管這樣,一到生產崗位那種環境,他反而亢奮,既無睡意,也無倦念。艱苦勞作和冥思苦想的雙重勞累,他的精力被透支了。他瘦削,面容略顯蒼老,似乎與他的實際年齡不相稱,但他風骨猶存,一個男子漢的強韌筋骨。他是工人,卻又是文化人。他透視爐火、透視汗珠、透視工友的靈魂。他歌頌工友那汗珠的詩作經常在省刊發表,發表于《鄂鋼報》的就更多了。他思考工友勞動創造財富的文化價值,琢磨自己寫詩創造精神文明的勞動意義。我望著他額頭上的汗珠在冥想他的執著。他以思索的目光呆望著,我的目光被他牽引著。呆呆的他,默默的我,無言的交流,無聲的呼應,我們似乎成了一對情感雕塑,置身于恬靜、空靈的境地。在這種狀態下,以汗珠為紐帶,我與他共同沉浸于捕捉詩的靈感和典型素材的那種快慰,共同陶醉于錘煉絕句和提煉主題的那種興奮,忘我于一種審美性的創作享受,享受于常人捕捉不到的工友那汗珠蘊藏的美感。我被爐火高溫烤得滿頭大汗,索性接過工友手中的鐵鍬,鏟起一鍬煤,用力一甩,"唰"的一聲,爐膛里騰起一陣烈焰,那正是我的激情在瀟灑地燃燒。
回眸工友那過早地爬上額頭的皺紋里,如同光盤刻錄了太多優美的詩句,那一串串汗珠里,蘊藏著太多的勞工故事。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是一種把情感與心血放在烈火里熔煉的結晶;一種把光焰與靈魂置于重負之下鍛造的成果,一種把風韻與品質安插于時空里嫁接的希望,它是一個階級精神風貌的最高形態。
我緩緩地合上《鄂鋼報》1979年度合訂本,如同關上一扇歷史的大門。我又輕輕打開今天的《鄂鋼報》,字里行間,滾動著又一代工友那更富文化價值的晶瑩剔透的汗珠,那汗珠飽含著智慧和科技的結晶,書寫著新的歷史紀錄。
我珍藏般地將《工友那臉額上的汗珠》深情地、鄭重地投進《鄂鋼工友》這座工友文學的搖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