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第一次在工友面前落淚

2008-08-27

第一次在工友面前落淚是在2002年4月初。那天,我調離工作了10個年頭的天車工段。本來在班長會上,面對和我朝夕相處飽嘗了酸甜苦辣的工友們,我要說些“感謝”、“道歉”之類的話,可是,還未開口,淚水一下子涌了出來。當時,我感到有點不對勁,馬上做了個深呼吸,極力去控制這突如其來的暴漲情緒。真是怪,你越想抑制它,無奈怎么也控制不了,萬千思緒如海嘯般從心底翻起,眼淚竟像雨水不停地滴落。
到會的工友們見此情形,先是一愣,立刻收起了先前的說笑,然后各自低著頭一聲不吭,會議室里頓時一片沉寂。
約摸過了四、五分鐘,我滿以為自己調整過來了,不料,“我——我——”卡在喉嚨里,雖然嘴巴在不停地嚅動,卻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我在天車工段參加的最后一次班長會,留下了一串串傷感和回憶。第一次當著工友們的面落淚,他們也許不知道我當時的心境。和這些樸質又甘愿與你同舟共濟的工友們在一起已近10個年頭。10年的時間不算長,但我作為一個不太“懂行”的基層小頭頭,這10年間是他們給了我太多的支持和理解,他們為我分擔了太多的壓力,付出了太多的汗水,甚至背負了太多的委屈。10年的暑往寒來,煙熏火燎,10年難以割舍之情都包含在不停地滑落的淚水之中……
那天,坐在靠門口的蘭江海一直兩手托著腮幫,眼圈紅紅的。我知道,小蘭在擔任天車維修班的班長后,吃了不少的苦,流了不少的汗,受了不少的委屈。這個山東籍的小伙子耿直剛毅,憑著自己的不懈努力,參加工作不到兩年,天車已經在他手中玩得穩準快。在運行班的時候,他既開車又修車,經常是一個人頂兩個崗,沒有一天清閑過。然而,在維修班因為批評違紀職工而招致報復那件事,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傷害,所承受的委屈和傷心是一般人不可理喻的,我感到內疚,是因為在這件事上我有些軟弱。
在工友面前如此落淚,要是讓那群天天七銅八鐵的婆娘們看見,她們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這些婆娘們都集中在鑄造天車班,相對爐前來說,她們工作的環境似乎要好一些。雖然沒有爐前的煙塵熏烤,但造型翻箱磨的是時間。在三伏天,有時為了一箱活,在車上一蹲就是半天,汗流浹背不說,幾個體質差的常常是一臉蒼白。
說實在的,我一直很同情她們。有幾回,幾個女工不小心懷上了,由于怕考核扣錢,既不敢聲張又不愿意休息,硬是上午去了醫院下午勉強支撐著上班。同情歸同情,制度對她們而言卻是鐵板一塊。有一次,一女工因為家務事遲來了半個多小時影響了工作,工段毫不留情地否決了全班的崗位工資。她們開始以為只是說說而已,直到發工資那天,才知道動了真的,一下子炸開了鍋。她們先是爭,再是鬧,然后是罵,最后是偷偷的聚在一起流淚。那段時間,她們的臉上整天都不見陽光,而我呢,心里也覺得難受。這些家里家外忍辱負重的姐妹們當時是不明白我的苦衷的。
一晃三年多過去了。由于企業的改革改制,在一起相處了十年的工友們早已各奔東西。在前不久的一次聚會上,昔日同甘共苦的工友們又提起了我在天車工段參加的最后一次班長會。他們問我當時為什么一句話都沒有說,為什么淚水止不住。我沉思了片刻,淡淡一笑,舉起滿杯酒一飲而盡。工友們呢,都刷刷地站起來,舉起了手中的酒杯——那一刻,10年的理解、諒解、感激、感謝之情盡在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