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第一次為丫頭失眠

2008-08-27

其實,丫頭并不是第一次離開家。以往每年放寒暑假,她總要到鄉下的奶奶家里住上十天半月,即便是不捎一個信回,我既不著急,也不擔心,更談不上牽掛。可是,今天送丫頭上寄讀高中,雖然學校離家不到五公里路程,但從安頓好丫頭離開學校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突然像第一次坐飛機感覺到失重一樣,一口氣凝結在胸口,怎么也提不上來。
剛滿15歲的丫頭今年中考考得不是很理想,花幾千塊錢進了一所私立高中。丫頭平時算不上活潑,言語比較簡短,卻也不失單純天真,在班上絕對是屬于那種思想簡單無甚心機的乖女孩。在家里呢,她自認為是爸爸媽媽的出氣筒,我倒覺得丫頭像是一架連接親情和感情的橋。
自中考分數公布以來,原來一臉稚氣的丫頭,臉上再也沒有閃現過陽光。在我看來,感覺到她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也難怪,整天面對我這張寫滿陰沉和憂郁的臉,丫頭又怎么能夠開心得起來呢?前幾天,她嗲聲嗲氣地要我陪著她去剪劉海。不等嗲完,又讓我劈頭蓋臉地數落了一番。看著丫頭噙在眼眶里打轉的淚水,做父親的心里也是酸酸的。
說真的,丫頭的單純和真實讓我無法承認兩代人之間是否真的存在“代溝”。十五歲的女孩子依戀慣了父親,什么話都能毫無顧忌地對我說,甚至在我看來不該與我講的事,她講出了口也不覺害羞。這么多年一直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過的是無憂無慮的生活,徒然一離開,我真的擔心丫頭能不能理出個頭緒來。就在昨天晚上,和丫頭一起整理好行裝后,她讓我幫她剪腳趾甲。我挪過她一只腳,笑說好臭,一邊修剪一邊囑咐她不要賴床,做事要利索一點,同學之間要團結,要多喝開水多吃青菜。丫頭瞇著眼,一聲不吭。我接著告訴丫頭心思要放在學習上,家里目前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要盡量節儉。修剪好了腳趾甲,再抬頭看丫頭,她已經睡著了,不時發出輕微的鼾聲。
丫頭離開家里到現在,時針已經轉了一圈多。一直指望丫頭能給我打個電話,可那擱在茶幾上的電話愣是冷冷地望著我,陪我一起感受這份難以割舍的牽掛和無法言狀的寂寞。而此時的丫頭呢,我不知道她是否入睡,是否也像我一樣輾轉難眠,是否有過哪怕是一剎那想家的閃念?
第一次為丫頭失眠了。雖然整夜都是神情迷惘,我仍然期盼著天亮后丫頭能給家里打個電話報平安。做父親的不一定要求兒女長大了個個都出類拔萃,但一定要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但愿丫頭能明白我為什么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