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行走在歷史與文化之澗——鄂鋼第七屆浙東紹興文學筆會側記

2008-08-27

888手机娱乐 [東進:一路感言一路歌]


盡管5月22日凌晨的習習涼風還未驅散三天來舉國上下為汶川大地震死難同胞舉行國悼的心底之痛,但畢竟,頑強生存下來的生命正在踏著堅毅的腳步奮力前行。正是因為萬眾一心,在大難面前,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品格正在化為每個人的行動。
對于參加鄂鋼第七屆浙東紹興文學筆會的文友們來講,在這樣的日子出發,心情仍然顯得有些壓抑有些沉重。
或許這是一個令參加這次筆會的文友們值得紀念的日子。凌晨4點,我們準時從鄂州出發,睡意和迷朦隨著呼嘯的大巴遠遠地甩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這次筆會受到公司工會領導的高度重視。作為鄂鋼建廠50周年慶典和第二屆職工文化藝術節重要內容之一,第七屆浙東紹興文學筆會從策劃、組織到經費落實以及行程中的活動安排,自始至終都得到了工會領導的指導與支持。來自公司17個二級單位和機關部室的32名文學愛好者,在公司工會丁業剛同志的帶領下,按原計劃充滿期待地踏上了浙東之旅。
車在奔馳,風在低語。我們經黃石過九江,在穿越江西三清山進入浙江的時候,陽光已經把大片大片成熟的麥子染成了金黃。
參加這次筆會的文友與往年不同,年齡跨越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可謂老中青三結合。而第一次參加筆會被稱作80后的大學生,到底經不住水的浸蝕和山的誘惑,年輕文友蓬勃沖動的情緒一路感染了每一個同行人。來自熱軋帶鋼廠的陳磊單純得像一個玻璃娃娃,這個即將離開鄂鋼去武漢讀研的小帥哥,深情地傾訴了在文學之旅學會了怎樣堅持;學習的毅力和痛苦感受,更讓他從文學前輩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一篇《80后的思考》讓很多人記住了公司黨委宣傳部的張維勃。平時他扛著攝像機滿廠跑,今天站在文友們的面前他卻緊張得有些語無倫次。作為80年代科班出身的文學愛好者,他性格的多元化、,燥動的青春猶如草原上奔馳的駿馬。同樣來自公司團委的吳澤真切地感受到了快樂的氣氛,一路走來,他成了文友們的開心果。還有,無論是創作過程中感悟到“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公司辦公室的李舒,還是表示今后要“做足學習和積累這門功課”的機關事務管理處的袁亞平、轉爐煉鋼廠的陳小龍以及煉鐵廠的陳開峰,他們身上特有的青春的朝氣、學生的書卷氣、年輕人的稚氣和單純的傻氣都溢于言表,讓大家不約而同地感受到鋼城的文學田園里小草正在茁壯成長。
一路感言一路歌。筆會的第一站——浙江寧波在略顯郁淡的輕歌曼語中離我們越來越近。道路的兩邊是重重疊疊連綿不斷的山峰,越往東走,山越綠,天越藍,云越低。我們乘坐的大巴車和遠山近水比著賽跑,慈溪,柯橋,剛剛閃現眼前,瞬間卻又遠遠地退到了車的后面。經過近13個小時的長途奔波,下午四點半鐘我們到達了寧波市區。也許那天真的值得我們紀念,我們雖然不能目睹奧運圣火那天上午在寧波的傳遞,但一下車,我們仍能感受到圣火的熾熱,仍能和寧波人一起暢享奧運圣火帶來的快樂和夢想。
寧波位于我國東海之濱,長江三角洲南冀,是具有7000年歷史的“河姆渡文化”的發祥地,唐宋以來,一直是我國重要的對外貿易口岸,既是歷史文化名城,同時也是著名的旅游888手机娱乐。
傍晚時分,我們流連在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一站式”購物休閑廣場——天一廣場,從容自在地呼吸著濕潤酣甜的空氣,感覺是那樣的愜意。也難怪,在深厚的文化積淀中孕育而成的寧波,人文薈萃、豐腴富足。漫長的海岸線,港灣曲折,島嶼星羅棋布。余姚江、奉化江在市區“三江口”匯合成甬江,流向東北經招寶山入海。整個甬江流域雨量充沛,氣候溫和濕潤。天一廣場不愧是寧波一張亮麗的名片,景致通透的廣場建筑,一池碧水,有亞洲第一音樂噴泉和大屏幕水幕電影,恍如夢境,令人驚奇。天,藍藍的;云,淡淡的;一層層、一朵朵宛如脫僵的野馬向大海奔去。這充滿濃郁歐陸風情的888手机娱乐中心,簡直像一個穿藍色旗袍的貴婦人,慢慢地把我們的心也染成藍色,個中的滋味,有如寧波湯圓香、甜、鮮、滑、糯以及寧波話那般音色優美質感柔潤。

[西行:浪盡風沙始得金]


一夜無語,東海的浪濤一波接一波地催促我們西行的腳步。5月23日,我們一洗前一天旅途的疲勞,按照行程安排,驅車前往奉化溪口。
溪口位于寧波西南方向,距寧波市區約30公里;以剡溪而得名。剡溪素以“剡源九曲”名聞天下,剡溪之水流經武嶺山、溪南山,受兩山阻擋成口,故名溪口。
溪口山水如畫,風景迷人,素有“海上蓬萊、陸上天臺”之美譽,歷代文人墨客,長途跋涉,游覽溪口山水,吟詩作賦,長歌短章,無不點綴筆墨。
走進溪口,自然想到了蔣氏。
因為溪口是蔣氏故里,蔣氏父子曾在溪口出生、成長,留下了許多掌故傳奇和墨跡。溪口的各大景點,歷史文化底蘊與蔣氏的關系相互滲透。走進武嶺門,蔣介石手書的“武嶺幽勝”躍于眼簾。這四個大字刻在武嶺中學的山巖上,給武嶺中學屋宇軒敞、花木茂盛的學習環境增添了一份持重。蔣家舊宅豐鎬房保存完好,正廳中,“報本堂”三個大字端莊開闊,其中有一段木樓梯異常的狹窄,導游解釋:蔣介石之母小腳,上樓梯需靠兩只手同時扶攀兩邊的欄桿,所以樓梯如此狹窄,它通向蔣母臥房,后人稱之為“孝子梯”。蔣介石夫人毛氏,即蔣經國的生母,就在這宅院后門處被日寇炸死。蔣經國聞訊后咬破中指痛書“以血洗血”四字,刻碑至今仍立在蔣經國夫婦居住的小洋房中。小洋房屬中西結合的兩層小樓,面對清澈的剡溪;往上便是文昌閣,蔣介石和宋美齡在此住過。我們隨導游登閣進入當年蔣介石夫婦的臥房,從窗口俯視溪口鎮上熙熙攘攘的游人,每個人都會產生相異的感觸。曾有游客留下“去卻邪惡探遺跡,方知故人有真諦”的詩句,足以耐人尋味。
一段歲月,一段文化,一段傳奇,這就是歷史!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隔了些年再去,這些獨持的自然山水蘊藏著豐富的人文景觀,相互輝映,透射出強大的生命力——來自質檢中心的調研員李家弟發出了這樣的感慨。這位年近六旬的老文字工作者,一路仔細揣摩歷史,一路充分享受寫作過程的快樂。在當天晚上的文學研討聯誼會上,參加這次筆會的全體筆友們一起分享山水的快樂,暢談文學創作的感悟,共敘文學筆會相知相識的友情。
是啊!黃昏的落日已轉化為初升的朝霞,有什么比這更快樂的呢?
每一次文學筆會都有收獲,這一次更不例外,不僅僅是走一走,看一看,樂一樂。在筆友們參觀溪口發出“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感嘆的同時,也被李家弟對文學的執著和真情所感染。筆友們在往返途中的沉思和精心準備,為晚上在下榻飯店租借的簡陋的臨時會議室舉辦文學研討聯誼會奉獻了一道豐盛的大餐。
文學研討聯誼會上,筆友們從文學創作的不同角度進行了交流。
——豐地建設公司王龍芳:對散文的感悟,一是要抓住形態,二是要抓住神態,三是要抓住社會狀態。
——揚子重機公司江辛:要用積極進取的精神狀態熱愛生活,反映生活,要緊跟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
——高速線材廠柯俊:要關注細節,透過現象看本質,要不斷地學習,持之以恒終有收獲。
——原料廠董念濤:對小說創作的人來說,要學會傾聽、要關注人、要有社會責任感,文學即人學。
——鋼星汽運公司劉國雄:要關心生活,用新聞的筆觸寫出可讀性強、大眾化的作品。
——計控中心劉幼鋼:雖然愛好廣泛,但一直堅持勤于思考,做到有的放矢。
——冶建公司徐勝利:文章是用心寫出來的。
在2個小時的文學創作研討會上,來自能源動力廠的左敏、冷軋薄板廠的李娜以及新生代的黨委宣傳部的張維勃、公司辦的李舒、公司團委的吳澤、煉鐵廠的王同英、熱軋帶鋼廠的陳磊等共16名文友進行了交流發言。
研討會開得莊重、熱烈,接下來的聯誼活動讓在座的筆友放松了心情。由王龍芳領銜、張黎、黃春城、凌志強、陳小龍等人的詩朗誦和合唱《讓世界充滿愛》散發出錚錚愛心。來自原料廠的朱愛玲和電視臺的張維勃飽含深情地為四川汶川同胞《祈福》;熱軋帶鋼廠的向麗很珍惜這樣的機會,一曲《自由飛翔》陶醉于文學之旅;鄂州市廣源旅行社的優秀導游李京秀為現場的氣氛感嘆不已,她與來自公司團委的吳澤即興表演了情景劇《貴妃醉酒》;煉鐵廠王同英朗誦的《野草》,熱軋帶鋼廠陳磊演唱的《值得》,掩不住年輕人快樂的心情;李家弟用他那極富穿透力的男中音演唱一曲《相聚離別時》,把聯誼會推向了高潮。……
歡樂的心緒在夜幕中飛翔。文學研討聯誼晚會持續了3小時40分鐘。此時此刻,來自鋼城的老中青三代文友感受到了文學的年輕與快樂。記憶,是鐫刻在心中的豐碑。曾連續幾屆以其幽默、風趣的風格主持聯誼活動的孟穎舟,已經無法用言語串起今夜的回憶。

[南眺:明月千里山川秀]


撩起窗幕,初升的朝陽將五彩的光華毫不吝嗇地灑向大地。24日上午,我們來到了歷史文化名城紹興。
紹興建城近2500年,雖歷經滄桑,但這里依然保留著許多珍貴的歷史遺跡和文物,僅全國重點文物和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多達51處,這是一筆巨大而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
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不僅巍峨的寺塔,蒼勁的石刻,軒昂的府弟,雄偉的殿宇可以作為歷史的見證,即使一條深巷、一條小河、一座石橋、一個臺門、一段青石板路,都能喚起你對歷史的回憶。紹興自古就以綺麗的水鄉風光聞名于世,你可以乘上這里的烏蓬船,在欸乃聲中領略水鄉的佳景。
是的,且不說紹興從古代越國到近代兩千年的歷史中涌現出的包括越王勾踐、王羲之、陸游、蔡元培等許多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藝術家和科技家,我國現代文學巨匠魯迅,無產階級革命家周恩來等優秀人物,足以讓人領略浩然正氣,令稽山常青,鏡水常綠。瞻仰東昌坊口魯迅故居,更能激起我們對這位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的崇敬之情,更能增強我們振興中華民族的歷史責任感。
現在的魯迅故里已經成為一條獨具江南風情的歷史街區,成為一個原汁原味解讀魯迅作品、品味魯迅筆下風物、感受魯迅當年生活情境的場所。一條窄窄的青石板路,一溜粉墻黛瓦以及竹絲臺門,魯迅祖居、魯迅故居、百草園、三味書屋、咸亨酒店穿插其間,一條小河從魯迅故居門前流過,烏蓬船在河上晃晃悠悠,此情此景讓人聯想起魯迅作品中的系列人、情、景、物。
我們從一道黑漆的大門,魚貫而入新臺門。在一間古老樸素的房間里,那方桌、那條臺、那窗前的一把椅子都告訴了我們許多故事。魯迅先生幼年與農民的兒子潤土結成朋友,在父親的病中分擔母親的憂愁;他也從這里認識了封建社會的欺騙與毒辣;被侮辱與損害的究竟是哪些人!十七歲少年魯迅在一個風雨的早晨,帶上簡單的行囊,辭別母親走出了這座黑漆大門,奔向他畢生戰斗的長途。
在芳草萋萋的百草園后院,那是幼年時魯迅的樂園。斷墻、菜園依然保留著,在高大的榆樹和皂莢樹那邊新建了一座亭榭,魯迅先生塑像端坐其間。在這里,來自附企總公司的陳建軍、煉鐵廠的戴裕興、爐料公司的高定局沉默不語,似在思索著什么。而在斷墻的北頭,來自熱軋帶鋼廠的向麗和爐料公司的陳萍及焦化廠的王永勝或許正在尋找 著什么,可還有象人形一樣的何首烏么?
沿著曲折如畫的小石橋,我們進入三味書屋。書房中的陳設,正如魯迅先生《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里寫的那樣,正中的書桌上,還放著壽老先生手抄的唐詩。老先生哪里去了?學生哪里去了?我們默默地站在魯迅先生幼年讀書的桌旁。
我們注意到,愛好散文的冷軋薄板廠的李娜一直在琢磨窗外花壇上的一顆老臘梅樹。天啦,它居然還頑強地活著。在昨夜的文學研討會上,李娜說過,寫散文要有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寫作到了瓶頸的時候,需要有人來指點、指引,從而突破躍上新臺階。也許,這顆老臘梅樹會給李娜帶來靈氣。
烏篷船在歷史的長河中駛向了一個新的彼岸,紹興的自然美與英雄氣,燦爛的文化與古老的歷史融合在一起,構成了一種獨特的情調:古樸、莊重、含蓄、秀麗。百年彈指間,改革開放的春風早已將蒼黃、蕭索吹走,但紹興的霉干菜依舊吃不厭,紹興的花雕酒依舊喝不醉。歷史的、民族的、愛國的仁人志士,之于歷盡磨難的中華民族,長城不倒,山川壯麗,他們無愧于中華民族的脊梁。
此時此刻,南眺千里之外的川西,中華民族的意志和品格,正繼續譜寫著一曲感天動地、氣壯山河的汶川抗震英雄贊歌。

[北望:回首盡在不言中]


5月25日,我們結束了為期4天的浙東之旅踏上了歸途,盡管這次行程安排十分緊湊,但對每一位文友來說收獲仍然不少。
其實,筆會或采風,有時是一種狀態,有時是一種情緒,更多的則是承載了一種壓力和責任。不是么,筆會前,文友們帶著使命出發,筆會中,文友們帶著思索研討,筆會后,文友們帶著任務返程。歷屆筆會,每一位筆友必須交上一篇創作文章,那么,這次筆會也不例外。短短四天,筆友們忘記了年齡,忘記了職務。彼此之間坦露胸懷,用王龍芳的話說,真的是用心去傾聽、用心去感受、用心去交流、用心去感悟歷史與文化的融合。
是啊!因為共同的愛好和感受,彼此之間在放飛心情的同時,更加深了文友們之間的友誼。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亙古不變的是已經看不見的奉化溪口源源流長的河水,是已經聞不到的紹興街市上汾悠綿長的酒香,是一代甚至幾代人一生追求的夢想。縱觀歷屆文學筆會,無論是已經走過5年的《鄂鋼工友》,還是有著19年歷程的《鄂鋼群英譜》以及近年編撰的《鋼鐵之英》、《鋼鐵之星》和《鋼鐵之韻》,在塑造企業形象,展示鋼鐵工人風采的同時,也成就了鋼城一大批文學創作者的夢想。難怪一刊三書的執行編輯丁業剛同志總在念念不忘感謝大家。作為這次筆會的領隊,面對超過預期的令人滿意的成果,面對文學研討聯誼晚會筆友們發自肺腑的感言,他更是心存感激:一是工會領導的一貫重視和支持,二是一大批文朋好友的不離不棄。正如鄂鋼公司工會主席周明珊同志在紀念《鄂鋼工友》創刊5周年座談會上所言:我們正趕上鄂鋼加快發展的大好時機,鄂鋼的建設和發展需要我們從事888手机娱乐建設的同志為它鼓勁。希望每一個愛好文學創作的同志不斷增強責任意識和使命感,植根于鋼城這片熱土,用我們的熱情和智慧,為企業的和諧文化建設譜寫新的篇章。
回首北望,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們有理由相信,參加這次浙東紹興文學筆會的文友們,一定不會辜負領導的期望,將不吝筆墨,做好做精浙東之行歷史和現實的這篇文章,為繁榮888手机娱乐,為建設和諧鄂鋼作出新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