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一冊線裝江南——鄂鋼第六屆“質檢杯”蘇浙烏鎮文學筆會側記

2008-08-27

涼風蕩漾,夜雨滂沱,5月24日凌晨4點,吳都古城西山腳下,燈火闌珊,笑語連連,26名活躍于鋼城文壇的文學愛好者背起行囊,放逐煩惱,登車啟程,開始了為期4天的“質檢杯”蘇浙烏鎮筆會之行。

雨沐鐘山


夜幕中,我們駛向此行的第一站——南京。過黃黃(黃石-黃梅)、上合寧(合肥-南京),來自鋼城各條戰線的文學筆友,在奔馳的車上,或歡歌一曲,或心語一段,把早起的困頓化作歡騰,將初見的陌生釀成欣喜。7個多小時的里程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六朝古都南京悄然展現在我們眼前。
匆匆吃罷午飯,在淅瀝細雨中,我們來到中國近代偉大的政治家、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的陵墓——中山陵。
中山陵依山而建,從南向北,由低至高次第展開,巍峨壯麗,氣勢磅礴,建有牌坊、墓道、陵門、碑亭、祭堂和墓室,整個建筑就像一座“自由鐘”躺臥在蒼松翠柏、漫山碧綠之中。走到孫中山先生手書“博愛”的牌坊前,我們此行的“攝影師”、來自燒結廠的方漢提議合影留念,得到大家積極響應,于是在霏霏細雨中,我們留下了此行的第一張合影。
過了牌坊,沿著墓道拾階而上,中山陵布局嚴謹、氣象雄偉,彌漫著一種莊嚴、肅穆的氛圍,讓大家不由得肅然起敬,放慢了腳步。“這是誰的杰作?”來自質量中心陳明的一句詢問,打破了長久的沉寂,也讓我們了解了一位名垂中國建筑史的建筑大師——呂彥直。
1925年5月13日,孫中山先生葬事籌備委員會通過了《孫中山先生陵墓建筑懸獎征求圖案條例》,登報公開向海內外懸獎征求陵墓設計圖案。畢業于美國康奈爾大學建筑系的呂彥直迅即報名應征,領取了12幅墓地地形照片和2幅紫金山地形標高圖,在極度悲痛中開始了艱苦浩繁的設計和創作。為充分掌握陵墓設計的第一手資料,他多次帶著墓址地圖奔波于南京東郊,幾次三番、風塵仆仆登上紫金山的中茅山南坡,進行認真細致的勘察工作。在他嘔心瀝血的努力下,一個既繼承了我國傳統的陵墓建筑風格,又剔除了古代帝王陵墓中封建糟粕的陵墓藍圖躍然紙上。1925年9月20日,孫中山陵墓圖案評獎揭曉,呂彥直一舉奪魁,被聘請為中山陵的建筑師,其時,呂彥直年僅31歲。
在督造中山陵時,呂彥直已患上腸癌,但他仍堅持住在山上的工地,每天除負責中山陵的工程外,還晝夜不停地為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應征圖案潤色、定稿。到了1929年,因勞累過度,他的病情日益嚴重,最終沒能出席1月15日在廣州舉行的中山紀念堂、紀念碑奠基典禮,3月18日晨,他因腸癌病卒于上海家中,時年35歲。我國建筑界的一顆燦爛之星從此隕落,而他用生命和心血設計建造的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卻卓然而立,成為聯結海峽兩岸中華兒女的特殊紐帶。
站在祭堂門前,我們俯瞰南京,心潮澎湃,鋼城“才女”王龍芳即興賦詩一首——《京華煙夢》
仿佛五月的航標/牽著我嫩嫩的向往/淅瀝的雨洗滌喧囂/一種情愫/翻開了古城的千年文明/目光的丈量/張弛江南的斜風細雨/十一個王朝締造一個個追逐之夢/從東吳的帝國到今朝的綠都/改朝換代/歷史在秦淮河的裂帛中/源遠流長/
“吾志所向、一往無前”/一位偉人擎起一面大旗/“天下為公”昭示博愛、和平/“民族民生民權”/鮮明著歷史的任重而道遠/
無語散發著敬仰/陽光般洞擊中山陵沉沉的厚重/滿目蒼綠穿透往事/歲月,塵埃落定/靜靜地/打濕匆匆的履痕/悄悄地/洗盡京華煙夢/

怡園小憩


“海內美景多得是,唯蘇州能給我一種真正的休憩”,這是余秋雨先生的感語。25日下午,我們來到了歷史文化名城——蘇州,走進了怡園。
怡園地處鬧市,北臨彈子巷,南靠尚書里,由園主顧文彬于清朝同治、光緒年間在原明朝尚書吳寬遺址上建成。盡管它是蘇州園林中建園較晚、面積較小的一座,卻博采眾園之長,布置奇妙,亭榭廊舫無不小巧雅致、山池花木盡顯疏朗宜人,堪稱園中精品。園分東西兩部分,中間有復廊相隔,復廊墻上有各式漏窗,步移景動,景色萬千。東部以建筑和庭院為主,東西兩部有復廊的南北兩入口相通,西部是園中主景區,有山有水,主要建筑為藕香榭,前有臨水平臺,水池以鑿池堆山的方法,在平地上營造出立體空間,東有鋤月軒,西有畫舫齋,北有一假山,上有小滄浪亭、螺髻亭。所有這些景致幾乎都在方寸之間簇擁到我們眼前,確感“不出城郭而獲山水之怡,身居鬧市而有林泉之樂”,實在令人目不暇接,留連忘返。
在滄浪亭中,通過文友們不露聲色的“洗腦”,此次筆會的領隊、公司工會的丁業剛老師一反刻板、傳統的思維定式,仿佛立馬年輕了20歲,眉開眼笑地即興召集大家開小會,布置大家為當晚的晚會準備節目。于是,我們分成南京、蘇州、杭州、烏鎮四個小組在這山池花木、曲折幽深的所在小憩。南京組在計控中心劉幼剛的帶領下,選擇“畫舫齋”;杭州組在勞動人事部雷新魚的提議下,去了“鋤月軒”;蘇州組在焦化廠王萍的示意下,留在了“滄浪亭”;烏鎮組則在能源動力廠胡波的鼓動下,到了“藕香榭”。各組或竊竊私語演練詩歌,或有板有眼排練小品,同園的其他游人情不自禁駐足靜觀,不時發出會心的笑聲,真不失為當日怡園一景。
華燈初上,享受了山水林泉之樂的我們,在蘇州這一中國文化寧謐的后院,別開生面地舉辦了一場聯歡會。為了這臺晚會,來自鄂鋼醫院的孟穎舟、轉爐煉鋼廠的吳迪在臨行之前做了精心策劃。晚會在孟穎舟的主持下生動而別致:南京組來自煉鐵廠的顧嫻領銜主演了情景劇《我的中國心》,再現了抗日戰爭期間南京街頭智斗日本鬼子的一幕,劇中生活服務公司柳俊生扮演的漢奸惟妙惟肖,讓大伙揮拳欲打;蘇州組在揚子重機公司江辛的策劃下,表演了小品《楓橋夜泊》,導游李京秀客串劇中的仙女,婀娜多姿、巧笑嫣然,顧盼生情,讓質檢中心陳明飾演的書生張繼忘卻了孤獨;杭州組表演的小品《千年等一回》更為精彩,質檢中心關萍飾演的白娘子,在爐料公司陳萍飾演的小青陪伴下,穿越時空,千年后與勞動人事部雷新魚飾演的許仙互聯網上相遇,相約西湖,不幸又遭熱軋帶鋼廠張剛飾演的法海百般阻撓,最后在煉鐵廠葉澤文飾演的小和尚巧妙周旋下,法海痛改前非,讓有情人終成眷屬;烏鎮組由來自轉爐煉鋼廠郝小龍等人,表演了配樂詩朗誦《夢里水鄉》。晚會上,大伙爭先恐后表演自己的看家絕活,或歌或舞、喜笑顏開,最后在冷軋薄板廠周紅兵的引領下,共唱一曲《難忘今宵》結束晚會。

楓橋詩情


楓橋歷史上地處大運河、古驛道和楓江的交匯處,既是交通要道,又是商賈中心,自唐以來,多少文人墨客游子旅人到此一抒羈旅之苦。同公元755年前的唐代詩人張繼一樣,我們于傍晚匆匆抵達楓橋。
楓橋為圓弧形,上如山崗高聳,下以皎月浮水,造型極為美妙,橋邊游人如織,熙熙攘攘中人們爭論得最多的還是張繼的那首《楓橋夜泊》。來自組織部的方承雄首先提出疑異,寒山寺半夜怎么會敲鐘呢?其時這一問題,歐陽修早在《六一詩話》中就有過:“句雖佳,其奈三更非撞鐘時”。當地導游告訴我們唐代僧寺確有半夜鳴鐘的習俗。大伙又提問:烏啼是烏鴉叫嗎?江楓是江邊的楓樹嗎?寒山寺是寒山邊的寺廟嗎?隨后,導游邊引導我們參觀楓橋橋畔的寒山寺,邊做精彩的講解,穿越時空,把我們引入了一千多年前的盛唐時代。
公元755年,經過多年的策劃和準備,河朔三鎮節度使安祿山終于露出了他亂臣賊子的真面目,在范陽(今北京)發動叛亂,一時烽火連年,民不聊生。剛剛高中進士兩年的張繼避難南下,一日傍晚駕小舟一葉漂泊到姑蘇城外楓橋橋畔,船工告訴他,岸邊“妙利普明塔院”,因貞觀年間有高僧寒山子“來此縛茆以居”,已更名為寒山寺,菩薩靈驗,不妨前去一結佛緣。“是啊!禮佛一拜,罪滅河沙”,生若浮萍的張繼苦苦搖了搖頭,輕嘆一聲。緩緩穿上履屐,撩起衣袍,棄舟上岸。
來到寺中,喝了小僧敬獻的清茗,張繼在天香爐中燃了一柱香,上了一對紅燭,面對大雄寶殿,默默地祈禱戰亂消弭,國運復興。而后郁郁寡歡回船夜讀。
秋夜江南,寒霜滿天,夜泊楓橋下的張繼,悵然若失,愁腸百結,望著不遠處江村橋下點點燈火,聽著遠處烏山上婉轉啼鳴,羈旅的寂寞孤單達到了極至,咚……鐘聲明慧眼,月色照禪心,一聲鐘響,擊醒了詩人心中的冥頑,緩緩誦出: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烏鎮畫意


幽長的石板老街,雕花的門窗梁柱,靜謐的小橋流水,古雅的老宅深院,5月26日上午,我們終于徜徉在心中的圣地,文學巨匠茅盾的誕生地——烏鎮。
古鎮有財神堂、百床館、高公生糟坊、修真觀、古戲臺等眾多的古店名宅,但最能吸引我們的莫過于茅盾童年讀書處——立志書院以及茅盾先生故居。立志書院是清代官府資助地方鄉紳興辦的一種學館,門楣上嵌有“立志”二字,兩旁的對聯為“生立乎其大,有志者競成”。院內環境幽雅,布置考究,現作為茅盾先生紀念館對外開放,陳列了茅盾先生在各個時期的400多幅照片,和一些作品手稿、信件與遺物。其中最為珍貴的展品是《子夜》手稿。茅盾故居與立志書院相連,為一幢四開間兩進深磚木結構的舊式樓房,坐北朝南,大門上方高懸著陳云同志題寫的“茅盾故居”匾額,古宅分客堂、飯堂、過道、家塾及茅盾祖父母、父母臥室。茅盾先生的童年在此度過,青少年時期雖外出讀書,但每年冬、夏常回故居度假。如今的故居及其陳設,莊重古樸,再現了茅盾童年時代的原貌。游覽中,我們屏息靜聽導游的講解,來自能源動力廠的左敏、張勇軍還不時掏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記下一段一段當年發生在這里的趣聞軼事。
古老的歷史孕育了厚重綿長的文化積淀,烏鎮各處勝跡均刻載著各種楹聯,如高公生糟坊對聯:店小名聲大,酒香醉人多;香山堂藥店對聯:藥圃無凡草,松窗有秘篇;財神堂對聯:財從義取利方遠,祿隨仁施神之明。無不散發著濃郁的文化氣息。
水鄉橋多,百步一橋,有長僅盈丈的小橋,古樸威嚴的單孔石拱橋,柔美巧趣的磚砌洞橋。不僅橋多,烏鎮的小吃姑嫂餅、紅燒羊肉、醬雞、八寶鴨也享譽江浙滬……
展現在我們眼前的烏鎮,港河縱橫、小街交錯、小橋傍市、居民臨水,不僅物產豐富、人杰地靈,而且攬水鄉之勝、古老之美,如夢如幻、如詩如畫,讓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游子銘感五中,二個小時的時間安排,我們逗留了近五個小時,還久久不忍離去。電爐煉鋼廠吳四橋一首即興詩作《夢里水鄉》代表了我們共同的心聲:
是隨著那一陣輕輕劃破水面的櫓聲/還是隨著那穿透寧靜的“吱呀”開門聲/抑或是隨著游子歸鄉那怯怯的腳步聲/我們期待著掀開江南水鄉那朦朧的面紗/是的,那是我們共同的期待/那是我們共同的夢鄉……
是夢中早已千百度探尋的故園/是異鄉游子日日吟詠的詩章/她溫柔/一如滿面含羞的新娘/她美麗一如大師筆下最精美的畫像/她恬靜 端莊/是夢中永難遺忘的模樣/她沉穩能安撫疲憊勞累的身心/她大度能抹平現實造成的創傷/她既接納大師的靈魂/又是尋常百姓的依歸
然而 我們并沒有到達/我們正在找尋/伴著鐘山的風雨/伴著姑蘇的鐘聲/用我們怯怯的腳步/用我們怯怯的眼神/等待著/等待江南水鄉浸潤我們多情的心靈/近了,更近了/我們的江南/我們的水鄉/我們夢中的——情人/是的,那是我們共同的期待/那是我們共同的夢鄉……

錢塘聽潮


在錢塘江畔,我們雖然沒能看到洶涌壯觀的錢塘江潮,但卻在第一座中國人自己修建的鋼鐵大橋下,聆聽了錢塘江大橋猶如潮涌的傳奇。
提起錢塘江大橋,人們都會想到茅以升,1937年8月14日大橋快要峻工之際,茅以升正在6號橋墩水下30公尺的沉箱里和幾個工程師及監工員商量問題,忽然沉箱里電燈熄滅,一片黑暗,倍受驚嚇后方知,原來上海“八·一三”戰爭爆發,日軍飛機第一次轟炸蘇、浙一帶。
工程未完,戰火已至,當時的南京888手机娱乐向茅以升出示了一份絕密文件:“如杭州不保,請他主持炸毀錢塘江大橋”,并透露,炸橋所需炸藥及爆炸器材已經運到了橋邊。集兩年半心血建成的大橋,僅鐵路剛剛通車,就要由自己親手炸毀它,多么痛心的事啊!茅以升經歷著一生中最痛苦的抉擇。當晚炸藥被放到橋上,只等一聲命令,大橋將永沉江底。
11月17日凌晨,茅以升接到當時浙江888手机娱乐的命令,因大量難民涌入杭州,渡船不夠用,大橋必須全面開通。戰事緊迫,形勢嚴重,不容他過多考慮,當日,大橋全面通車,第一輛汽車駛過時,兩岸數十萬群眾掌聲雷動,場面十分感人,在以后極短的日子里,上海和杭州之間已不能通車,大橋成為撤退的唯一通道。每天橋上南渡的行人如潮,鐵路方面每天有近300多臺機車和超過2000節客車通過大橋,誰也不知道,數百公斤的炸藥此時就安置在橋身上,這座由中國人自己設計施工建造的大橋落成之日,竟是毀滅之時!據后來專家估計,大橋開通到炸毀雖不足百日,但其人員物質通過量不亞于其10年的設計水平,為抗戰中上海的人員物質安全轉移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
1937年12月23日傍晚5時,在日軍騎兵揚起的隱隱塵煙中,茅以升關閉大橋,實施爆破。一聲巨響,這條1453米的臥江長龍被從六處截斷,僅僅存在了89天。當晚,茅以升在書桌前寫下八個大字:抗戰必勝,此橋必復。聽完大橋傳奇的故事,我們既為當年悲痛憤怒,也為今昔祖國和平安寧感觸甚深,來自供應部的劉琛情不自禁為我們呤誦了當年茅以升所作的一首小詩:
斗地風云突變色,炸橋揮淚斷通途
五行缺火真來火,不復原橋不丈夫

夢醉西湖


5月27日清晨,我們早早地穿行在“山外青山樓外樓、三面云山一面城”的杭州城中,滿眼桃紅柳綠、風簾翠幕,處處似山水詩、如水墨畫,讓人如醉如癡,恍然想起馬可·波羅的那句贊美:世界上最美的華貴之城。
888手机娱乐 “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待到了西湖,我們更是領略了它銷魂奪魄的神韻、傾倒天下的魅力。長堤臥波、翠連南北、蘇堤北岸,我們上了畫舫,煙波搖漾間如入仙境,湖山勝景如畫卷般展開。近看湖中有島,島中有湖,遠望雷鋒塔、南屏山,亭臺隱現,風情萬種,令人回味。“正月里是新年……”清亮優美的歌聲從我們的畫舫飄然而出,鋼城歌星關萍終于禁不住眼前秀色的蠱惑,一曲《龍船調》引來四方畫舫的唱和。你來我往之間,關萍成了湖中當之無愧的花魁。

“你們是哪里的?歌舞團的嗎?”人們紛紛攏船追問。
不知不覺中又回到岸邊,在蘇堤南段以西,我們雜雜沓沓進了花港觀魚公園,在這西里湖與小南湖之間的半島上,遍地奇花異草,假山泉池,池畔有康熙題書的“花港觀魚”石碑,池中五色魚怡然游動。乾隆下江南時有詩為贊:花家山下流花港,花著魚身魚嘬花。
“龍井茶葉虎跑泉”,出了花港觀魚,沿著一條曲折幽靜的小徑,我們到了西湖十景之一的虎跑泉。說起虎跑泉還有一段傳說,相傳唐元和十四年高僧寰中來此筑寺,小住幾日后,發覺此處雖風景靈秀,但無水源,想另覓它處,一夜忽然夢見神人相告:“當遣二虎跑地挖泉。”第二天,果然虎現井出,井水甘冽醇厚。寰中當即在此筑寺禮佛,留下千古名剎"虎跑寺"。民國時,李叔同即在此頓悟佛法,剃度出家……
時間倉促,我們一行無福消受其它景致了,可我們已經醉了,“暖風熏得游人醉”,一個“熏”字了得啊!
888手机娱乐 在返程的車上,我們興致不減,大家你方唱罷我登場,爭先恐后一敘感懷,綜合管理部的張德斌談到了鄂州與蘇杭的差距,揚子重機公司的王威談了創作的感受……如果說,湘西鳳凰文學筆會的返程之旅表現出活潑、明快的風格,那么蘇浙烏鎮文學筆會的返程之旅則更體現出鋼城筆友的理性思考。的確,蘇杭烏鎮水鄉飄渺、澤國空靈、文化凝重、藝術曠達,已將筆友俗間點點往事,化作今夕的無限感慨,在奔馳的車上久久地激蕩,10個小時的返程之旅,筆友們抒懷暢談了近7個小時。是啊!翻閱了一冊線裝江南的我們,已無暇去追問心中那幾許憾事輕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