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手机娱乐

888手机娱乐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心中的鳳凰——鄂鋼第五屆“焦化杯”湘西鳳凰文學筆會側記

2008-08-27

地處在西南云貴高原余脈的武陵山區,在湘、鄂、渝、黔四省市交界之處,在楚湘文化浸潤薰染的湖南西部邊陲,鑲嵌著一片古老神奇的土地。這里,有國家歷史文化名城鳳凰、有天下第一漂的猛洞河、有千年古鎮王村和吉首德夯苗族民俗文化村……
2006年5月25日至28日,參加鄂鋼第五屆文學筆會的27名文學愛好者,揣著一個共同的夢,走進了那片充滿神奇的土地——湘西,去追尋那似真似幻的神秘傳說,感受那獨特厚重的歷史文化,領略那婀娜多姿的民俗風情,尋求創作靈感。

夜宿武陵源


我們一行是25日清晨六點三十分準時從鄂州出發的。也許是下了一夜的雨,氣溫一下子降了好幾度,新鮮濕潤的空氣和著晨風直抵胸襟,讓每一個人都感受到氣定神清,頓生愜意。盡管天氣還不明朗,但湘西鳳凰之行的誘惑力,還是讓每個人的心頭一片晴空。畢竟,湖南是紅太陽升起的地方。
經過近10小時的長途旅程,我們于當天下午五點鐘到達了張家界(市)風景區的武陵源。簡單地吃過晚飯后,公司工會帶隊的丁業剛同志不顧旅途疲勞,在下榻的旅店主持召開了兩個專題會:一是安排這次筆會的活動,尤其是策劃好26日晚上的鳳凰筆友聯歡。并決定來自轉爐廠的吳迪、汽運公司的劉國雄和熱帶廠的張剛共同謀劃,她們為第二天的聯歡晚會頗費了一番心思;二是召集文學創作骨干展開文學研討會。晚上七點半鐘,在丁業剛同志的房間里,來自焦化廠的王永勝、高線廠的柯俊、電爐廠的吳四橋、機制公司的江辛、熱帶廠的張剛、汽運公司的劉國雄等文學創作骨干聚在一起,就鄂鋼的文學創作活動進行了探討。與會的同志從不同層面分析了鄂鋼文學創作的現狀,提出了許多好的建議,并就如何推出優秀文學作品各抒己見,大家一致認為:反映鄂鋼的改革發展,展現鋼廠火熱的生活,繁榮鄂鋼的文學創作,展示888手机娱乐內涵,是每一個文友義不容辭的責任,特別是公司文學藝術協會的成立,為文學藝術愛好者搭建了一個創作交流的平臺,無疑將把鄂鋼的文學藝術創作活動推上一個新臺階。
夜,已經很深了,習習涼風不時撩起窗簾。窗外,山巒如黛。武陵源已進入夢鄉。
德夯苗寨
雨,終究被我們的執著和好奇擋在了湘西州外。26日天剛放亮,在直奔德夯景區的路上,陽光照射在稀疏的苗寨,吊腳樓的飛檐流金溢彩……
德夯,苗語意為美麗的峽谷,位于湘西州首府吉首市的西郊。景區內奇峰異石,雄偉挺拔;山溪縱橫,水流潺潺;峽谷幽深.古木參天。那傳說中的由三位苗家姑娘變化而成的“三姊妹峰”引你遐想萬千。徒步九龍溪,螃蟹、小魚、奇石讓你樂趣無窮,那冠為全國高之最、落差216米的流紗瀑布大氣磅礴。仿佛是在云里游霧中行,一路美景盡收眼簾。
抵達苗寨風俗文化景區時已是上午10點,正趕上苗族婚俗表演。來自鄂鋼醫院的盂穎舟剛落坐,便被苗家阿妹一眼相中,身披“三舅爺”的紅緞帶的他,參與到苗家送嫁和娶親婚俗的表演中。但見新娘身著滾邊花衣,佩戴銀鏈首飾,梳洗艷妝,手執青布傘,前有引親娘持傘開路,后有送親人簇擁相送,蘆笙齊鳴,嗩吶喧天,熱鬧異常。送嫁隊伍抵達男方家大門時,男家在大門前燃燒一捆火把置于地面,新娘必須從火焰上跨過去。接著,主婚人持酒一杯,挑肉一片,讓新郎新娘共飲共嘗,名日“合好酒”、“合好肉”,再端來一盤草藥湯,請新郎新娘共洗“和氣臉”,這時,迎親進入高潮,阿哥阿妹們手拉手,唱起“合事歌”,祝愿夫妻相合,白頭偕老,來自能源動力廠的張勇軍也被苗家姑娘邀入其中共舞。觀看苗族婚俗表演,令我們耳熱心跳,倍感愉悅,特別是目睹其吹笙跳鼓、隔山盤歌等古樸的風情,你不得不恍然大悟:原來德夯苗寨不愧為天下聞名的苗鼓之鄉,曾經上過中央電視臺的三代鼓王就來自于此。
風俗表演之后,我們花了2個小時往返于九龍溪,大約在下午一點鐘到達苗王府用餐,一行27多人拾級準備步入餐廳的時候,卻被苗家的阿妹攔在門外。
攔門,是苗家迎接貴客的一種傳統儀式。怪不得我們在接近苗王府的時候,就已經看見寨口熱鬧著一群苗家鄉親——七、八個苗家漢子抱的抱酒壇、敲的敲鑼鼓、吹的吹嗩吶;身著彩絲銹花衣銀首飾的苗家姑娘有的敲著苗鼓,端著托盤攔門迎接。見我們走近,兩位苗家阿妹扯開一條繡花的攔門紅綢帶橫在門口,站在花帶后面的一位姑娘便亮開歌喉,滿面春風地唱起了攔門歌:“貴客你從哪里來?好比鳳凰落苗寨;苗家只有好山水,招待不周莫見怪。”這突如其來的儀式搞得我們不知所措,盡管此時大家的肚子已咕咕作響,但興致頭上,你推我讓地推選出焦化廠的向建文和熱軋帶鋼廠的張剛來同苗家姑娘對歌:“德夯苗寨天下專,湖北阿哥日夜戀;不辭千山與萬水,今日方把美夢圓”。對歌三首。一唱一答,主、客便樂融融地走到了一起,攔門花帶收起來,姑娘們敬上一碗碗包谷燒酒,一斟一對歌,我們齊唱的《打靶歸來》回蕩在苗寨。酒不醉人人自醉,滿懷苗家的甘醇與熱烈我們離開了苗寨。

古城鳳凰


汽車在崎嶇險峻的盤山公路上向鳳凰古城行駛。此時此刻,每個人心中的鳳凰漸漸地張開了翅膀。古城鳳凰不僅僅是她那獨特的風情和自然的美麗,更多的是源于她那夢幻般的淵源和神圣。在接近鳳凰古城的時候,激動和狂熱寫在每個人的臉上,站在鳳凰古城的虹橋上,我們仿佛置身于夢境一般。
是啊!這的確是一座如鳳凰般美麗迷人的小城。山水相依,鐘靈毓秀,恰似小城生動的容顏。雨后的小城空氣清新,遠處的山巒縈繞著一層薄霧,青翠欲滴的山林在薄霧中時隱時現。綠的山,綠的水,滿目蒼翠。雖然已是下午四點多鐘,這里仍然是人流如織,靜靜的沱江流淌著一種遠離塵世的和諧與靜謐。沱江的南岸是古城墻,用紫紅砂石砌成,既典雅又不失雄偉。城墻長約里余,有東、北兩座城樓。東門城樓仿北京前門的造型,樓高11米,飛檐翹角,氣勢磅礴。位于城北的北門城樓又稱壁輝門,城門為半圓形,深7米,寬3.4米,高3.5米,門內安有兩扇巨大的鐵門,城門之上是古磚砌就的城樓,上有八孔炮眼。站在城樓之上,沱江秀姿迷人,鳳凰全城盡收眼底。兩座城樓風格迥異,雖歷經滄桑,卻古貌依然,難怪一些電影、電視劇的攝制組總是流連于此。
由于晚上有筆友們組織的聯歡活動,我們披一路風塵,抓緊時間急切地投入到鳳凰的懷抱。在鳳凰古城,隨處可領略到歷史的滄桑。古城所有的小巷都是由青石板鋪就,一塊塊從山里背來的青石板縱橫交錯成小城的血脈。走近臨江老街,滿目盡是陳年的磚墻和古樸的木板門檻。在沒有招惹人眼的廣告招牌中,姜糖——這流傳至今有一百多年歷史的鳳凰特產,于古色古香之中。任你細品其中之韻味。在風凰古城,170余家姜糖作坊,要數鎮竿張氏姜糖名氣最大,從光緒年問開始已經流傳了五代,薪火相承,技精更甚,臺灣東森電視臺、旅游衛視和中央電視臺都作過專題報道。正因如此,我們這批筆友無一不是拎大包提小袋,購得姜糖不虛此行。
不知不覺中已經是晚上八點,對鳳凰古城的解讀還在夢里。而此時,熱心快腸的吳迪、張剛們經過一番折騰,租借了一間歌吧,在盂穎舟充滿恢諧和智慧的主持下,拉開了此次湘西筆會——《心中的鳳凰》主題聯歡活動的序幕。
以模仿領袖方言見長的鄂鋼醫院的盂穎舟,主持這次聯歡一開始就給人以驚奇。他出了12個謎底,將這次參加筆會中的12個人的名字扣在其中,恰到好處地增添了互動,活躍了氣氛。聯歡會在來自生活服務分公司的凌愛明和銷售部的張曉莉兩人臨時編排的雙人舞《阿里山的姑娘》中拉開了序幕;一曲《軍中綠葉》讓我們認識了來自質檢中心的帥小子陳明;鋼板彈簧公司王連剛的京劇清唱饒有韻味;王永勝和劉潔這對焦化廠的搭檔來了一段黃梅戲經典對唱——《對花》贏得個滿堂喝彩。在深沉纏綿的樂曲中,來自銷售部的張曉莉充滿深情的詩
朗誦《再別康橋》把我們帶到水鄉江南。是啊!心中的鳳凰,展翅欲飛,曾經年少的追夢,如今有的已是銀絲鬢角。在聯歡會上,來自熱軋帶鋼廠的張剛、電爐煉鋼廠的吳四橋、培訓中心的陳雄波和高線廠的柯俊穿插于晚會其中,他們分別從不同的層面談了各自的創作感受。丁業剛同志在聯歡會結束前一番語重心長的話,激勵每一個文學愛好者向前走,莫停步。是呵!文化之苦旅。世界上的路千萬條,而這些筆友們卻選擇了文學創作之路,他們用真誠記錄時代,個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們自己才能體味。愿湘西筆會追夢欲借鳳凰展翅,越飛越高……

沱江泛舟


在鳳凰城這塊古樸的土地上輾轉反側,到底還是失眠了!對于我們來說,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不管你承認與否,當你在沱江漫步看見苗族阿妹淘米、洗菜、搗衣的身影,心中難免會蠕動著一種情緒。如果你泛舟沱江,順水而下,穿過虹橋,你仿佛置身于江南水鄉的畫卷之中。你會按捺不住油然而生的遠離塵世的們來到了沱江畔,分乘三只烏蓬船,目睹兩岸已有百年歷史的吊腳樓,看著苗妹敲打跳鼓的優美舞姿,我敢肯定,每個人的情緒張馳到了極點。
跳鼓,是苗族人民在長期的勞動、生活和祭祀活動中創造出的一項富有民族特色的傳統藝術。一到傳統節日,苗家山寨更是鼓聲陣陣,激越的鼓點振奮人心。這不,船行至不到50米,沱江南岸一群阿妹又是對歌又是跳鼓,迎接我們這些遠方來的客人。苗歌醉人,跳鼓驚魂,手持系著紅綢帶鼓棰的苗族姑娘,在直徑為一百厘米置于六十厘米高的木架上的一面大紅鼓前,腳跳手擊,腰轉體旋,屈腰踢腿,時快時慢,時躍時擊,若斷若續。走三步、跳三步、繞三步……柔美秀氣動聽的鼓聲讓人驚嘆。“對山歌,唱山歌,山歌好比沱江水,一路唱到瀏陽河。”青山倒映在沱江清澈的波光里,那和諧、淡雅的意境,只有從唐詩宋詞或水墨畫中才可尋覓得到。難怪到過鳳凰的新西蘭詩人路易·艾黎深情地贊嘆她是“中國最美的小城”。
鳳凰的美麗,不僅在于它的“地靈”,更表現它的“人杰”。民國內閣第一任總理熊希齡、文壇巨匠沈從文、著名畫家黃永玉等都是從這里走出去的。在參觀了楊家祠堂、沈從文故居和熊希齡故居后,我們仿佛又回到了沈從文先生筆下的湘西歲月。
依依不舍地離開了風凰古城,下午兩點半鐘,我們來到了湘西四大名鎮之一的王村古鎮。如果說苗寨的古樸神秘讓人留連忘返,那么,王村古鎮的雅致和濃郁的土家風情卻令人一見鐘情。五里長街青石鋪就,土家民宅依山傍街而立,著名導演謝晉20年前攜姜文、劉曉慶在這里拍攝了電影《芙蓉鎮》,使王村蜚名中外。如今王村已改名芙蓉鎮。拍攝現場仍然保存著原樣,我們興致勃勃地走進劉曉慶當年掌勺的米豆腐店,品嘗了一回那香噴噴的芙蓉鎮米豆腐,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那里。
車行漸遠。鳳凰在朦朧中,湘西在朦朧中。
真的,這次筆會日程安排較緊,路過張家界時大家心里都癢癢的,不時極目遠眺,天目山的山洞依稀可見。但因丁業剛同志事先強調紀律,沒有任何人提出非分要求。在張家界市內的普濟禪寺作了短暫的停留后,我們再次夜宿武陵源,執著地等待新的一天云開日出。28日清晨,我們踏上了歸途。意猶未盡的筆友們。在返程的歸途中一路歡歌,一路交流,依次對著麥克風暢談創作的感受。和諧、歡快、蓬勃、向上的團隊氛圍,也感染著為我們導游的李京秀小姐。如果說,前四屆的文學筆會給人的感受是感性和激動,那么,這次的湘西之行更多的則是理性和感慨。一路青山奪目,綠水養眼。短暫沉寂后,導游小李突然想起要送給我們一首不知道是誰寫的詩:手把秧禾插稻田,低頭便見水中天。順其自然方成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是啊,路途再遠再險,我們不會停止前進的腳步,心中的鳳凰將會伴隨我們展翅高飛……